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Really REC● #02

#02

※实况主paro

※各种游戏都有可能出现注意

※私自设定

※有聊天体丶少许论坛体丶有些部分可以看真的游戏实况来增加现实感(?

※为了尊重一些游戏,所以会用※来码掉一些字

『游戏实况群』 成员人数 6人

绿茶好喝:我看到你们上传的实况了,居然又再次挑战了恐怖游戏,该说你是作死呢还是作死呢。

是鹤不是鹅:你就不能跟我说个加油之类的吗?

Napstablook(*1):不过看实况的都知道,基本上如果没有一期在,你应该连房子都进不去吧?马上跳Game什麽的?

是鹤不是鹅:不,就算是我还是进得去的吧!?

左文字大哥:萤丸你又换名字啦?

Napstablook:嗯丶最近玩的新游戏,这角色蛮可爱的。

是鹤不是鹅:算了,不跟你们说了,我继续去玩游戏了,掰。

看到鹤丸打出这句话之後,一期一振把通讯软体开成忙碌模式,用舒服的姿势躺上床後,打开了IVRG。

登入的地方是上次存档的地方,在黑暗的房间中,墙上有着两个烛台,烛火摇曳着带给房子更多诡异的气氛。

面前有一扇门,但鹤丸还没进入游戏之中,所以他并没有要馬上开始行动,他选择先休息一下。

被鹤丸邀请进游戏实况群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但自己并没有很好的融入那个群体中,为什麽当初会接受对方的邀请呢?完全不明白。

在发呆的期间,鹤丸登入了游戏,不论实况什麽样的游戏,这个人总是穿着一身白,一如以往的白色短衬加上白色长裤。

「抱歉丶等很久了吗?」鹤丸用着有些抱歉的眼神说着。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上线了呢。」一期一振笑着开了个玩笑。

「欸欸你刚刚窥频啊?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喔,一期傻妈。」对方顿了一下,然後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我想这不会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後一次呢。」他作出了有些答非所问的回覆,但他马上转了一个话题:「好了丶今天目标是破第一层对吧?再不快点开始的话,小心我走到一半就丢下你一个人了哦。」

「这种事情可千万不要做啊!老人家的心脏经不起吓。」讲的同时,鹤丸还伸手拉住了他的衬衫。

「讲什麽老人家呢,你还年轻着呢。」没记错的话,对方好像跟自己差不多,都是大学刚毕业的人。

「咳丶总之先不要纠结年纪的问题了,我们开始玩吧。」鹤丸轻咳了一声,尝试把话题转回正题。

一期一振突然觉得自己理解,为什麽群内的人都喜欢开鹤丸玩笑,虽然不太道德,不过这的确是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

因为熟悉才会去开玩笑,友情才会更进一步被加深。

「话说回来,这个房间还真是冷啊,游戏不是设定在夏天吗。」鹤丸搓了搓手臂,还记得门外是个有些闷热的森林,进到屋内後就像进入了冷冻库一样。

「毕竟是恐怖游戏?」「不不不丶你还是不要提醒我这件事情了。」对方显然想把这款游戏当成普通的冒险游戏来玩。

「总之丶只有一扇门的话,我们也只能进去了对吧。」还没有等一期一振回应,鹤丸就打开门走进了房间,然後看也不看房间的状况就直直走了进去。

然後丶然後……一期一振就收到了鹤丸在这款游戏中的第一个死法。

「你还好吧?」看着重新出现在重生点丶脸色有点苍白的鹤丸,他默默的拍了拍对方的背。

「这款游戏太恶意了,谁会在意地上有血迹啊?」鹤丸吐槽着,而第一次玩就注意到地上有血迹的一期一振默默撇开了视线。

第二次鹤丸特意避开了地上的血迹,因为室内有点暗,他不经眯起眼睛看着墙上的那张纸条念到:「到我的房间里来吧。」

「不不,这不太好,我也不认识你,突然就去房间什麽的不太好。」鹤丸还有那个闲情逸致在吐槽这一块上。

走出门後,房内变亮了一些,布置也有些微的改变,身後的门已经不知消失到哪去了。

照惯例的,由一期一振来跟猫咪进行对谈,虽然鹤丸可以将死亡置身於事外,但显然还不能接受这款游戏中猫会说话的设定。

『呀。因为感觉很有趣就跟过来了。话说回来你们刚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黑猫有些兴奋地跳了一下,不过说出来的话只感觉到满满恶意。

姑且存了个纪录,左边跟右边有两条路可以选择,鹤丸选择先走了右边,一期一振并不会干预鹤丸的选择,只是跟上了他。

「这个家也太挤了吧?为什麽走廊宽度只供一人通过啊,并行不行吗?而且为什麽没走几步路就有一间房间啊……」由於进门的顺序,鹤丸是走在前头的。

推开了眼前的门,里面放了个篮子,而篮子里面放了一只很大的泰迪熊,对布偶没什麽抵抗力的一期一振走上前摸了摸泰迪熊,嗯丶手感不错,他这麽想着。

『把熊放到篮子里』

鹤丸看了看纸条,然後看着篮子里面的那个大泰迪熊,开口:「他已经在篮子里面了啊,还是我应该故意跟这个纸条作对,把这只泰迪熊抱走?」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麽做比较好。」公然跟游戏系统逆着走,是会有报应的。

「看来这间房间是之後的剧情啊,估计在这边转也得不到什麽线索,去下一间房间吧。」鹤丸再怎麽说都是玩过好几款游戏的实况主,对於通关的判断他还是很有经验的,只是他再次忘记这里是恐怖游戏,很多东西都是不照规则走的……。

走出了放着篮子的房间,往右方的道路前进,走廊回响的时钟滴答声让人有些不安。

走进了第二间房间,房间角落堆满了一叠高高的礼物盒,而礼物盒旁边放着一只小小的泰迪熊。

「上个房间说的熊就是这只吧?」鹤丸拿起了礼物盒旁的泰迪熊,为了确保有没有漏什麽物品,鹤丸还特别检查了每个礼物盒,但不意外都是空的。

房间内还有一个柜子,不过不管怎麽用力都打不开,系统提示版上写着『房子恢复原样时才能打开。』

「看来这柜子暂时是不能开的呢,鹤丸。」阻止了合夥人想要砸开这个柜子的想法,总觉得跟鹤丸合作这款游戏後,他总是在阻止对方一时冲动去砸这个拆那个的。

旁边的书桌上放着一本书,藉由微弱的亮光,一期一振看到了上面的字-『魔女的日记』

鹤丸跟着一期一振的视线看过去,没有看清楚上面写着什麽,不过马上就分配好了工作:「书类啊……一期你读吧?」

既然被惊吓的工作是由鹤丸来负责,那自己念念书什麽的也没差,一期一振无所谓的拿起了书。

掌握好了适合的声线,一期一振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开口:「因为我生病了,谁都不和我一起玩了,连爸爸和妈妈,也不再爱我了。」

「感觉这个魔女……还蛮可怜的不是?」可以说听他读完的瞬间,鹤丸的同情心就出现了。

「……」知道整个故事的他,一期一振表示不予置评。

像为了改善现场气氛,鹤丸打起精神,扬了扬手上的泰迪熊:「好了丶我们把泰迪熊放到刚刚的房间吧。」

走回了刚刚的房间,但不论怎麽努力,鹤丸都无法把泰迪熊塞入篮子之中,直到他试好几次才发现旁边的系统面板上面写着『手脚有些碍事,放不进篮子。』

「说是手脚有些碍事来着,我一点都不觉得啊?」鹤丸又开始再度吐槽起游戏设定。

「我也不觉得……」一期一振应了一声,这也是他当初玩时觉得极不合理的地方,但系统就是这样写,即使尝试再多次也无法将熊塞进去篮子中。

「那我们绕到另一边看看吧。」右边已经探索的差不多了,鹤丸马上做出往另一个房间走的决定。

走进左边的房间中,里面除了一扇门丶一个长着蜘蛛网的柜子外,只剩下一个工作台,上面还固定着一把剪刀。

像是想故意忽略那个想法般,鹤丸无视了工作台,直接去转动门把,而毫不意外的丶门锁着。

跟门面对面许久,鹤丸开口:「……我说一期。」

「是?」要叫自己合力去砸门吗?

「我啊丶虽然感觉不是喜欢布偶的人,但其实我房间放了蛮多只布偶的。」鹤丸一脸认真的说着。

一期一振马上了解了那个意思,接过了鹤丸手中的泰迪熊後开口:「我知道了。」

→剪掉熊的手脚

 什麽都不做

在玩电脑版的时候还没有那麽深刻的感觉,但在VR版中实际使用了剪刀,罪恶感一拥而上,剪下泰迪熊的手脚後,那些部分离奇的消失了,而空气中飘着一丝血腥味,那瞬间沉默蔓延了整个房间。

「嘛丶虽然很对不起这只泰迪熊,但…….我们把它放到篮子里吧。」鹤丸打破了沉默,率先往门的方向走去。

「啪!」鹤丸正要打开门的时候,墙上多了一个血红色的熊掌,他只是抓过了一期一振的手臂,然後快速的往外走去,走过大厅的时候烛火瞬间熄掉了,一切从那刻开始变得不对劲。

鹤丸经过黑猫时甚至面不改色的存了一个档,然後继续往里面的房间走去,他把泰迪熊塞进了篮子里,那时从某处传来钥匙打开锁的声音。

清脆丶但令人不安。

正要踏出放着篮子的房间瞬间,篮子往前移动了一步,虽然只有一点点的距离,但他们还是注意到了。

鹤丸一言不发的往刚才传出声音的方向走去,但手的力道让一期一振知道对方其实非常紧张。

走进大厅时,好端端放在桌上的花盆倒了下来,再往前走几步,一只比他们还高上一倍的熊朝他们冲了过来。

鹤丸当下就愣住了,眼看着熊用着非常快的速度靠近,一期一振可以说是下意识地就反拉着他往刚刚的房间跑。

虽然说只是当陪同,不干预对方所有的选择,但拉着对方跑这种事他还是做得到的。

渐渐的,门後的声音消失了,重新打开门,就像什麽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倒在地上的花盆可以告诉他们刚才不是幻觉,一期一振在黑猫的地方再度存了一个档案。

「今天就先到这边吧?」原先打算走完一层再下线的,但看着鹤丸现在的状态,一期一振马上做出了这个判断。

「一期,我说一件事情你不要生气。」鹤丸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用一个很认真的表情开口。

「嗯,你说。」

「刚刚那只熊好大啊!你觉得我上亚※逊订的到吗!」

「……我想,以刚刚的高度来说,那个熊至少要有350公分左右,就算是号称什麽都卖的亚※逊,应该也是买不到的吧?」他居然还认真的分析了鹤丸那个问题!

「好吧。」鹤丸露出了一脸婉惜的表情,一期一振瞬间为了刚刚担心对方这件事情感觉有些挫败。

「既然鹤丸你精神状态还那麽好,那我们继续走下去吧?」一期一振笑着提议着。

「不丶今天到这边就行了,老人家的心脏不经吓。」鹤丸马上摇了摇头,拒绝了继续往下走的提案。

--Day.2 魔※之家 TBC.

『沙发!果然鹤傻妈一开始就作死啊wwwwww为难一期傻妈了』

一楼 我真的是鹤傻妈真爱粉

『鹤傻妈跟一期傻妈要注意身体状况喔!VR版刺激归刺激,但对身体状况也不是全然是好事……』

二楼 两位傻妈祝顺利

一期一振看到了二楼的回覆,认同般的点了点头,已经习惯恐怖游戏的设定以及氛围,加上他本来就不太害怕那些东西。

但鹤丸是不同的,他就连电脑版的恐怖游戏都不太接触,一接触VR版又是玩魔※之家这个刺激的游戏……。

不过丶在对方开口放弃之前,他都会陪着继续玩下去的。

注1: 一款名为Un※er※ale的游戏中所出现的角色。
------

嗯......好几个月不见,应该都被忘的差不多了吧我想

嘿大家晚上好,我是宇夜,真的没有想到又再度见面

原本想说一篇一层的(详细请看上篇)

但打到这个部分已经四千字了,所以我还是决定拆开来放......加上这篇文章是没有存稿的......是的丶没有存稿

所以更新日期依旧不一定,但应该不会再拖那麽多个月一更的我保证(???)

总之我们下次更新见(跑

【鹤一期】Really REC● #01

#01

※实况主paro

※各种游戏都有可能出现注意

※私自设定

※有聊天体丶少许论坛体丶有些部分可以看真的游戏实况来增加现实感(?

※为了尊重一些游戏,所以会用※来码掉一些字

※一期視角

当一期一振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很像饭店柜台的地方。

这里是IVRG的登陆大厅,在登入游戏前,NPC会先确认玩家是要单人游玩还是多人游玩,并且安排一间游戏室。

「你好,一期一振先生,请问您需要什麽服务呢?」NPC用着制式化的笑容,这样笑着问。

「连接到房间1718,密码1234。」这是游戏群多人实况的房间,不用怕其他的人误窗进来,最危险的密码往往是最安全的不是吗?

「密码正确。马上为您连接到房间,请稍後。」大约过了十秒钟後,一期一振就被传送到游戏室了。

鹤丸像是等了很久般,桌上的饼乾已经吃了半盘。

「虽然没有什麽饱食感,不过IVRG的食物味道是真的不错。」鹤丸将一块饼乾塞进一期一振的嘴里,自己再拿起一片来吃。

「你等等不要吐出来就好。」一期一振吞下嘴里的饼乾,如此说着。

绝对不是在说风凉话,但根据游戏的凶残性,接下来胃可能不会很好受。

「这应该是不会的,应该。」鹤丸将最後一片饼乾吃完,之後拍了拍手上的饼乾屑。

看到鹤丸开始调整待会游戏的五感数值,一期一振开口:「我个人建议,把痛觉调掉比较好,痛到麻痹不是件好事。」

建议完後,一期一振也调出自己的控制面板来调整。

他将痛觉调到了5%左右,并不是说他不能忍痛,只是有一些死法的疼痛他真的不会想去体会。

经过考虑後,他决定其他的数值都不调整,就这样去挑战VR版的魔女之家。

「那我们就出发吧。」鹤丸把触控面板上丶游戏开始的按键按下。

原本像是KTV包厢的地方马上变成了绿意盎然的森林,耳边传来了蝉声,现实中是冬天,但游戏中明显是夏天。

将虚拟面板调出来,把身上的衣服替换成夏装,如果要穿冬装在那个家奔跑,一期一振可能会选择丢下鹤丸,直接下线。

「主操作就让我来吧。」鹤丸主动接下了主操作的位置,一期一振自然也没有意见,毕竟他已经破过关了,再当主操作可能就单纯变成攻略实况,而不是游玩实况了。

「那我就单纯当陪同吧。」一期一振并不是第一次被邀请当双人实况的搭档,通常他都是当陪同的协力,不提供提示也不提供帮助。

「恐怖游戏首先是要探查附近吧?」鹤丸四周看了看,发现有一只黑猫乖乖的坐在树木端上,於是他缓缓朝猫走近。

『醒过来了吗?』猫看到鹤丸靠近後跳了一下,感觉十分兴奋的样子。

相对於猫的兴奋,鹤丸退了几步後,用一个很惊恐的表情抓住了一期一振的手臂,然後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开口:「他刚刚开口说话了对吧?不是我的幻觉吧?」

「你不是有玩过B※ry吗?那款游戏里面石像都会说话了,现在猫说话也不奇怪吧?」因为是恐怖游戏,所以什麽都有可能发生,这已经是不变的定律了,一期一振伸出手去摸了摸黑猫,感觉到的是十分良好的触感。

『人类到这里来很危险唷。』听到黑猫这样说,鹤丸露出了非常微妙的表情,一期一振则用一副我早已知晓的表情,十分放松的看着鹤丸的表情变化。

「我想你在这边先存个档吧,看你才玩不到五分钟,脸都已经白一半了。」他看着与猫对话後出现的纪录页,姑且先存了个档。

「不不不,我还可以的,脸白什麽的是因为我本来就很白。」鹤丸十分逞强的如此说着,他也只好继续奉陪下去。

沿着小路往下走,他们先看到了在树丛中一闪一闪的东西,走近一看是一把生锈的差不多的刀,树旁边还放着一本名为《关於道具的使用方式》的书。

快速的浏览过一次後,鹤丸决定秉持着恶作剧的心态,拿着这把刀去割用想就知道丶根本割不开的巨大蔷薇。

试过了几次後(加上一期一振的劝说),鹤丸终究放弃去割断巨大蔷薇第100次这个任务。

走回醒来的地点,黑猫已经不在了,而两人也不是很在意的,直接割断了小小的蔷薇往前方迈进。

「割一次就坏了什麽的,感觉还真是不科学阿。」鹤丸把刀随手放到了地上,嘴里还不忘吐槽。

「没办法,他总不能让你带着生锈的刀去乱捅东西吧?」一期一振无奈的说着,如果让鹤丸继续拿着那把刀,无聊时拿去攻击存档NPC之类的情况,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往前走了几步後,两个再次看到了黑猫,鹤丸秉持着存档精神,再次上前跟黑猫搭了一次话。

『...啊哩?怎麽了?......嗯。有花档住了出口,出不去了啊。』当黑猫讲到这句话的时候,旁边建筑物原本关着的门自己打开了。

『要进去看看吗?反正你现在哪里也去不了。』

如果这只黑猫是人的话,他脸上现在一定是挂着嘲讽的笑容吧,一期一振如此想着。

「总之丶进去吧。」一期一振拉着僵硬掉的鹤丸走进了房子里面,现在可还没进入房子里面呢。

--Day.1 魔※之家 TBC.

『有人跟我一样看到了鹤傻妈上传的新实况了吗!居然是恐丶怖丶游丶戏!从他刚出道那,实况恐怖游戏还真的是久违了!』

一楼 鹅鹤分不清楚

『而且这次居然是跟恐怖游戏实况界的一期傻妈合作,期待两人的合作!』

二楼 我只是个一粉

『感觉鹤傻妈只有被一期傻妈带着跑的感觉,人家一期傻妈多淡定,鹤傻妈你多学习一点阿233333』

三楼 我真的是鹤傻妈真爱粉

实况影片才刚发出去不到10分钟,马上就有人针对鹤丸实况恐怖游戏这件事情讨论了起来,看来对方不玩恐怖游戏的名声传的还算远的。

一期一振默默敲上了几个字後,就放着电脑跑程式,出门去工作了,下次的实况不知道什麽时候呢......?

『我很荣幸跟是鹤不是鹅桑合作,期待下一集的实况。』

------

晚上好,我是宇夜,大家好久不见(被打

最近一直在忙学校的事情,更新的时间都是抽出来的(OTZ

所以就连我自己都不太能知道下次更新是什麽时候

马上就要放假了,希望自己那时候可以回归日更的生活(ry

可能有人会跟我反应,正常来说那边不是只要玩三分钟就可以了吗!!哪有实况把这样当一集的!!

其实我个人的想法是 进屋子前→一楼→二楼→......以此类推,所以希望魔※之家篇能够在六篇内完结(ry

请原谅我边看实况边打文字,所以会比较慢,打文章的时候也一度想说要不要把一期跟鹤丸的角色相反过来,可是这样看上去不也不错吗233333(二度被揍

总之我们下次更新见(跑

【鹤一期】Really REC● #00

#00

※实况主paro

※各种游戏都有可能出现注意

※私自设定

※有聊天体丶少许论坛体丶有些部分可以看真的游戏实况来增加现实感(?

※为了尊重一些游戏,所以会用※来码掉一些字

『IVRG -Intrernet Virtual Reality Game』是已经盛行很久的资讯虚拟实境游戏机(机体方面是以手表类型的手环作为设计),透过网路後,可以将很多单人游戏变成多人游戏,并且真的体验到痛感跟恐惧感,根据游戏的细部设定,也可能有饥饿感跟睡眠感。

这台游戏机为了方便记录回忆丶方便实况主进行游戏实况,所以提供录制功能!

恩?你说你看不太懂设定?

简单来说丶单人游戏变成多人游戏就是下面这个概念↓

神奇※贝(宠物小※灵?)的主角变成一群人在玩,虽然某些乐趣会少一些丶不过多少也会多一些乐趣,当然不会存在一群人打爆宿敌这种场景(删除线),遇到很强的宿敌(NPC)你只有轮番单挑or把自己练强打爆他的可能性(ry

如果对这个设定不行的话,请马上点右上角的叉叉!

------

『游戏实况群』 成员人数 6人

是鹤不是鹅:你们今天上八卦版看了吗?大新闻啊!

绿茶好喝:一大早的也有活力过头了吧 鹅。

是鹤不是鹅:就说我不是鹅了!!不说这个,我们之前不是一起分开上传了玩super 马※欧的实况吗?

左文字大哥:你是说那个冒险小游戏吗?

是鹤不是鹅:对对对,现在八卦版因为谁的版本比较好,所以吵起来了

XM109(*1):一起约好实况同款游戏然後上传,难免会发生这种事情,放着不管就好啦

绿茶好喝:萤丸你换名字啦?

XM109:他是我最近的好夥伴的名字,不错吧

话题好像差不多告一个段落了,一期一振这样想着,然後从位置上站起身决定倒一杯水来喝。

刚补充完水分,重新回到位置上,他发现自己多了一个未读的私聊,对方只是传了『在吗?』这样一个问题。

一期一振:抱歉刚刚离位去喝水,有事吗?

是鹤不是鹅:一期丶你有试过多人游玩单人游戏吗?

一期一振:这个倒是没有试过,怎麽了?

是鹤不是鹅:要不要跟我一起试试看双人合作?

一期一振:你想要一起实况什麽?恐怖游戏吗?

他用着有些开玩笑的笑容打下这一句话,整个游戏实况群都知道,鹤丸第一次实况就是玩B※ry,这唯一一次的经验,让他完全不想丶也不敢再碰的恐怖游戏。

由於那个游戏是用正统的鹅妈妈童话(*2)做的,鹤丸当下把他的ID从丹顶鹤变成了是鹤不是鹅,可见他对这个游戏印象有多深刻。

是鹤不是鹅:正有此意,我打算把以前的黑历史给洗掉!

一期一振:难怪会找上我啊。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夸,不过他能自豪的跟别人说他自已是实况恐怖游戏起家的,少说玩过一丶二十部恐怖游戏了,故事有长有短,有些恐怖是真的偏恐怖丶有些则是偏向猎奇的方面。

是鹤不是鹅:魔※之家,VR版(*3)你兴趣挑战看看吗?

一期一振:现在开始吗?

早就有耳闻魔※之家出了VR版,玩过PC版的他算是跃跃欲试的将VR版从VRS(注4)买了下来,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去玩。

是鹤不是鹅:你要的话,我们现在就老样子到实况窗用的房间集合吧!

他看到鹤丸打出这句话之後,把通讯软体姑且都开成忙碌模式,用舒服的姿势躺上床後,打开了IVRG。

『欢迎你使用IVRG系统,请你好好的享受游戏中的历险。』

注1: 巴雷特XM109佩劳德是由美国巴雷特研发生产的重型半自动狙击步枪

注2: 鹅妈妈童话是英国有名的童谣,但他不同於一般童谣,他可以当故事丶可以唱成歌,可是内容有些黑暗丶暴力丶血腥(ex.谁杀了知更鸟丶十个小黑人etc)

注3: VR版 = 虚拟实境版本,把他从单纯用键盘来玩变成深入其境去玩,有痛感(可以关掉)丶触觉丶嗅觉丶听觉丶视觉等等等同步。

注4: VRS =虚拟实境商店,要从这里购买游戏後才可以进行游玩(算是对正版的尊重(?

------

大家晚上好,不要问我今天为什麽更了三篇,因为我今天没开会丶我也没有可以过POCKY节的朋友,於是待在宿舍宅了一下午的我很闲233333

新文章总算是打出来了,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新的题材

欢迎在下面留下你对於这个设定的看法跟讨论(??????

另外再次感谢大家对於一期一会这个设定的喜欢,会不会整理成TXT档就看我下次什麽时候还有空宅在宿舍吧(。

【鹤一期】不久後的某一日#02

#02

※一期一会番外篇

※现代paro  

※两人已经毕业进入职场多年

鹤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的事情了,平常的话同居人一定会用最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面看着台本。

但对方这次的合作对象好像是新人,重录次数一次一次累积上来,所以刚刚就收到了对方传来今晚会晚点回家的简讯,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要说习不习惯的话,果然还是不习惯的。

习惯回家时看到家里的灯是开着的,习惯不论多晚回到家,一打开门就可以吃到刚煮好的饭菜,习惯餐桌旁有人跟自己一起说开动了,只要习惯了那麽就很难改正回来,虽说他也没有要改的意思。

打开了家里的灯,原本打算将从便利商店买的微波食品拿去微波,但发现餐桌上有一锅咖哩,旁边还压着一张『不要吃微波食品』的纸条。

「明明自己工作很忙的......」将咖哩放到瓦斯炉上,饭锅里面还有正在保温的白饭。

一期一振的工作时间通常集中在下午跟晚上,而他则是集中在上午到晚上这段时间,只要没有突然的加班,他们两人完全有足够的时间相处。

早上起床的时候怀里还有一个大型丶温暖的抱枕,出门前帮还在睡觉的恋人做好早餐,下班回家吃恋人煮的晚餐,之後一起窝在沙发上用电脑看看新闻丶动画,聊一些工作上的趣事,或是各自看各自的书,然後洗澡丶睡觉。

听说这次萤丸跟一期一振两人分别配了同一部作品的男主角和男二,而且分类正好是他喜欢的冒险动画,等放映开始他一定每星期准时观看。

就只有这时候,才很羡慕能和对方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的萤丸,不过就算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乖乖考取律师证,毕竟这是自己的梦想。

手机的闹钟提醒适时地想起,把他从思绪中拖了回来,摇了摇头把多馀的想法从脑海中赶了出去,他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去。

※鹤丸>一期一振

「不知道鹤丸回到家了没?」他拿着手机,不停的反覆着掀开盖子然後盖上的动作,出门前有特意煮一锅咖哩,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热来吃。

「还是姑且打个电话......」「不好意思,一期一振先生,第46幕要开始录制了!」正要拨出电话的时候,工作人员就作出了录制开始通知。

这次合作的对象还是个新人,NG的次数是他工作以来遇过最多的一次,原本只是三点到六点的录音,没想到已经拖到了七点,这次的监督又是比较要求的人,看来是会拖到很晚。

「等下的休息时间再传封简讯吧。」他也只能将电话关机,然後重新踏入录音室。

重复录制了好几次,休息时间姑且传了一封简讯出去,然後喝了几口水後,又重新踏入录音室,等工作正式告一段落,已经是十点半的事情了。


拒绝了工作人员聚会的邀请,他马上抓起自己的包,然後用手机查了电车时刻表,下一班快速列车还有十分钟,他有足够的时间前往车站。

打开门的时候,咖哩的香味就飘了过来,录音室内基本上不能吃东西,所以他也养成了工作时间不吃饭的这个坏习惯,现在闻到这个味道,肚子马上抗议了。

虽然知道对方一定听到了他回来的声音,不过他还是放轻了脚步,走到了对方的背後,伸出手戳了戳对方的肩膀。

「我回来了。」和声优这个工作不同,自从开始工作後,他很少在休息以外的时间看到鹤丸穿便服,通常都是黑色或是白色的西装居多,为对方添加了一丝成熟感,虽然说两人也才差一岁而已。

「欢迎回来。」鹤丸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虽然鹤丸手上都染上了些许咖哩味,不过还没洗澡的他也不会计较那麽多。

一期一振照惯例的将书包放好,去厕所把手洗乾净後,重新坐回饭桌前,鹤丸很快的把装好的咖哩饭放到桌上,两个人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笑容,然後开口。

「我开动了。」

这就是属於他们两个人的日常,不需要大起大落,就算平平淡淡也过得非常幸福。

------

晚上好,我没想到今天就......对丶写完了

毅力跟时间果然是很重要的事情(??

这个番外篇结束,整个系列也等於完结了,恩。

呃丶晚上十点大概会放一篇新的设定来断一下自己的後路这样(合掌

还请大家支持下一个系列(到底是什麽结尾词#

【鹤一期】不久後的某一日#01

#01
※一期一会番外篇

※现代paro  

※鹤丸视角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鹤丸大四即将升大五

那人已经从学校毕业两年,即将迈入第三年,而距离他从广播社引退也只剩下半个学期左右的时间。

投入职场之後,那人就一直处於忙碌的状态,大量的动画配音也好丶录制游戏台词也好丶被邀请去唱角色歌也好,甚至连Web(网路配音)的工作都有在做。

就算那人从学校毕业了,鹤丸还是可以在任何地方听到他的声音,虽然见不到面,但是声音可以天天听到就足够幸福了。

而在某个没有课的星期三,他从同学的口中得到了个很有趣的情报。

『听说有位播音系OB要回来演讲的样子。』『我也有听说!好像是现在业界很红的人。』

这麽说起来,前几天的电话中,那人似乎有提到这件事情,既然没有课的话......去听听好像也没有什麽,虽然那个人叫自己绝对不要去。

准时在下午一点半的时候踏入了学校礼堂,刚好看到了那人走上台,在双眼对上的那瞬间,好像被瞪了一眼。

鹤丸照习惯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视野最好丶听人讲话也听得最清楚丶同时也可以把演讲者的脸看得一清二楚。

那人已经从大学两年快要三年了,但看上去还跟大学生没什麽两样,白色的衬衫和牛仔裤穿在他身上,还是非常的适合他。

然後那人说出了他踏入礼堂的第一句话:「大家好,我是一期一振。」

依旧是让人听了就觉得是非常舒服的声音,虽然他没有当着对方的面讲过,但一期一振的声音是他个人觉得最好听的声音,甚至比表哥-三日月的声音还要好听。

最近因为法庭实习的关系,他听着听着一不小心就闭上了眼睛,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演讲已经结束了。

原本有着扩音器杂音丶人小声讨论的声音,但现在除了左手边有纸张翻页的声音外,整个礼堂非常安静。

「感觉我们很久没有见了,今天要来广播社吗?今天可是星期五呢。」他这样问着旁边的人。

「久违的广播次学校节目也不错呢。」那人将书阖上,这样回答了他的问题。

「公司方面没有问题吗?」感觉有人轻轻的撞上自己左边的肩膀,就像以前一样。

「那我打给经纪人问一下吧,通常应该没有问题。」声音靠的离自己很近,是非常久违的距离。

对方从口袋拿出了折叠手机,很快地寄了一封简讯出去,而且也马上收到了『OK』的回覆。

「今天就不客气的打扰了。」一期一振嘴角微微的扬起,就像平时一样,是非常温柔的笑容。

「你最近这几天都在工作吧,你要不要去我宿舍睡一下?」「那我就不客气打扰了。」

对方久违的回了一次T大,就很直接地被自己带回房间了,很好丶计画通。

原本打算在对方休息的时候读些法条的,但看着一期一振安稳的睡颜,就连他都有在睡回笼觉的冲动。

秉持着心动的同时就行动,鹤丸马上把法典阖上,刻意忽略旁边还空着的床,跑去和一期一振挤同一张单人床。

就这样度过一个下午也不错呢,至少这麽优闲的下午,是对方毕业後的第一次,鹤丸这样想着,然後闭上了眼睛。

※鹤丸>物吉贞宗

「堀川你站在鹤丸前辈的门前做什麽?」他正要回房间的时候,看到堀川站在鹤丸房门前,像是要敲门但又在犹豫。

「阿丶我是来请他做节目前准备,但是刚刚敲了门却没有回应,现在再想要怎麽办。」堀川有些苦恼的说着。

「那就直接开门进去吧。」他直接打开了鹤丸的房门,作为和鹤丸同系的後辈,做这个动作已经是习以为常。

打开门看到了房间的状态後,他楞了三秒後,退了几步重新把门关上,还顺便把门给锁上。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前辈他们了,今天看看有没有替补的节目吧,在网路发个通知讯息。」

不要打扰他和那个传闻中的另外一位前辈,不然会被马踢的丶肯定。

------
时间轴单人间配置

早上好,这里是宇夜

番外篇终於开始动笔了,因为时间会不时的变动,所以请各位一定要仔细看清楚※字的标记233333

昨天剩下一点点就要写完番外了,刻意早起了一些将他写完,等等发布完就要去晨跑了(ry

番外篇大概也不会写很多吧(振作#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丶谢谢戳关注的人,同时也欢迎在下方留下评论,我也会尽我所能的回覆各位!

【鹤一期】一期一会 #24 (END)

#24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一期一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也幸好最近几天没有排工作他才可以得到休息的机会。

「总之先去洗个澡吧。」昨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就连外出服都没有换下。

准备好替换衣物以及沐浴乳,一期一振打开门就发现门上被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下午两点在广播室集合(`・ω・´)  by.萤丸』的字样。

一期一振将纸条撕下来,同时将时间记下来,萤丸绝对不会没事找事情做,通常一定是有什麽事情要找自己。

洗完澡後一期一振去了趟学生餐厅吃了一份午餐,然後背了些下星期的台本後,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前往广播室,推开广播室的那瞬间,他居然有着想逃跑的冲动。

「一期,下午好。」萤丸先发现了他,开口打招呼的同时等於断了他逃跑的可能性。

「萤丸下午好,还有......鹤丸下午好。」连要怎麽道歉都还没想好的他,这见面可以说是在最差的时机,虽然觉得尴尬,不过一期还是在沙发的一侧坐下。

「既然两位主角到齐,那我先告辞好了,两位好好聊吧。」萤丸说完後连让人反应的时间都不给,就起身离开了广播室。

萤丸离开後留下的是满室的沉默,两人眼神有对上,但就是不说任何一句话。

「那个......」「那个!」一期一振原本打算先出声,但对方也同时开口了,有什麽比这种状况还要尴尬呢?

「一期你先说吧?」「不不不丶还是鹤丸你先说吧。」两人互相推开第一话语权,最後整室还是恢复寂静。

「那就由我先说吧,再等下去估计狮子王都要进来做今晚广播的准备了。」今天是星期三丶萤丸广播的日子,因为萤丸的节目需要大量的准备时间,狮子王通常会在四点半时来到广播室。

「我并没有再开你玩笑,我对你的告白是认真的,只是对预想过你拒绝的一百种方式的我,在你回答的当下,我开始怀疑你和我的喜欢是不同的,甚至说出了你是不是在开我玩笑这样失礼的句子,抱歉。」鹤丸说完後深深的低下了头。

「应该道歉的是我,我昨天太过激动了,这边才是非常抱歉。」过了几秒後,一期一振才开口,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

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很没有意义,昨天的他到底是在气什麽呢?

「我们这样算是和好吗?」「一开始也不算是吵架吧?」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就像吵架一开始就不存在般。

停下了笑声,鹤丸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後看着一期一振开口:「虽然再说一次也许很奇怪,但是为了表示我的决心还是让我再说一次吧,一期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好吗?」

这次鹤丸的语气中已经不再紧张,因为答案已经确定了。

「那我就答应你吧。」像上次一样,一期一振露出了个很浅很浅的笑容回答。

当他说出回答的时候,广播室门外传出了小小的声响,照原理来说,广播室不管是内对外还是外对内,都有着极佳的隔音效果。

一期一振瞬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用着极轻的脚步走到门前,然後用力把门拉开,之後就像叠罗汉一样倒下来,三个人以下往上分别是萤丸丶小狐丸丶狮子王。

「你们是在偷听吗。」一期一振用着普通的笑容看着三人,但却同时让三人从这温暖的笑容上感觉到寒意。

「不不不,我们只是来做准备工作的,一期你要相信我们啊。」狮子王最快爬起来,然後解释。

「我是拿今天的剧本来给萤丸和狮子王的。」小狐丸用着非常认真的表情说着,右手上的确也拿着两本薄博的台本。

「我就是光明正大在听,因为我很好奇。」萤丸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灰尘,用着很认真的表情如此说着。

看着三人这样子做回答,一期一振跟鹤丸忍不住笑了出来,其实他们是不是在偷听都无所谓,因为他们也只是听到了事实,而不是八卦。

「总之丶恭喜两位在一起了。」萤丸一直是很操心他们两个人的,一期一振多多少少也有这种感觉。

「这样子我无法正视星期五的广播阿,一期丶鹤丸你们对我真的是太惨忍了,说好不闪单身汉呢。」狮子王说的同时,用一种我早就知道的表情,从口袋中拿出一副墨镜,也不知道是什麽时候就准备好的。

「恭喜两位前辈。」小狐丸抓了抓头发,这样说着。

「谢谢。」鹤丸代替了他,说出这句谢谢。

那天之後他和鹤丸讨论了很多事情,包含研修申请这一件事情,但针对研修这块,鹤丸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你现在正处於最好的时间,没有必要为了留念时间而停下脚步,我很快就会追上你的。』那时,鹤丸露出笑容这样说着。

所以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实习,正式和公司签下了契约,并且顺利的考过了毕业考。

就像之前一样,他们流着泪送走了社团成立起来第一个毕业的前辈,但他绝对不是最後一个,接下来还会经过好几次的迎新跟好几次的送旧。

而今天,轮到他了。

「一期,你真的不打算留级陪我毕业吗?」进入播音室,节目开始之前鹤丸算是开玩笑的问了这个问题。

「在说什麽呢,而且法学部不是要读五年?」就算真的申请了一年研修,也不可能陪鹤丸毕业。

「那留级三年?」鹤丸半开玩笑的提议,然後得到了他有些灿烂的笑容当作回覆。

「抱歉抱歉丶我开玩笑的。」

「喂,播音室里面的那对笨蛋情侣,你们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倒数了喔。」耳机里传来了狮子王的声音,就像第一次广播的时候一样的流程。

「准备好了。」「当然好了!」他和鹤丸同时回覆。

「这次是最後一次节目了呢,好好把握,节目开始前五秒,四...三...」

看着狮子王的手势从三比到一,一期一振深呼吸,然後开口:「晚上好,现在时间是深夜11点,您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星期五的『一期一会』,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一期一振。」

「我是主持人鹤丸国永!」鹤丸抓紧时机接了一句。

「上周将这周主题定成毕业,那我们就请播音助理帮我们放一下毕业的钢琴音乐吧。」一期一振抽出了张明信片,然後和鹤丸用一种聊天的方式念过一张张明信片。

不管是再怎麽欢乐的时光,终究都会有结束的一天,只是到来的时间早晚而已。

「时间也差不多了,在节目尾声有一件重大消息要宣布。」就像三日月一样,他也终究会从这里『毕业』。

「我今年就要从T大毕业了,今天将是我最後一次主持这个节目,之後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就由鹤丸来接任了。

也许我从这边毕业後,就会从各位的记忆里渐渐消失也说不定,但我相信我们一定还能藉由声音,在什麽地方重新相遇的。

谢谢大家这二年来的喜爱,也差不多是时间了,那麽丶我是一期一振,晚安。」

你知道一期一会这个词吗?『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着仅有一次相会,劝勉人们应珍惜身边的人,珍惜每一次的相遇。

一切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结束。

------

晚上好,这里是宇夜

经过了两次电脑坏掉(?),一期一会终於迎来完结篇。

最後一章虽然已经爆了一次字数,不过也请让我这边也爆一下字数吧233

我从一开始只是觉得很想写写看,不知不觉和朋友开始讨论如果是他们,会做什麽样的一个节目呢?会在大学这个阶段有着什麽程度的成长呢?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是大学生,所以对於大学的一些状况看得更多些,社团丶恋爱丶学业三大学分,我只有把握住学业(振作#),所以至少丶我希望他们可以比我把握住更多。

之後会补上些文章的设定丶专有名词的介绍丶时间轴,以及番外篇etc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丶谢谢戳关注的人,同时也欢迎在下方留下评论,也欢迎留下你对结局的看法!!我很喜欢跟大家聊天的233333
                         --2015/11/08

【鹤一期】一期一会 #23

#23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鹤丸长时间的处於呆滞状况,秉持着有时间就要利用的原则,一期一振随意拉了张椅子坐下,并从书包中拿出下星期要录的台本开始翻阅。

「你是在开我玩笑吧……?」大约过了十分钟,鹤丸才做出了第一个反应。

「这种事情可以开玩笑吗?」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而鹤丸好像是感觉到他有些不满的情绪,但又一时想不到要说的话,只好沉默下来。

「有些玩笑可以开,有些则不行,抱歉恕我先行告辞。」如果这真的是开玩笑的话……他把台本收好丶将椅子靠上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等回到了宿舍,他把书包随意地放置在一边,连外出服都没有换下就直接躺到了床上。

「刚刚似乎太激动了……」如果是以前,听到对方是开玩笑,应该只会很普通的一笑置之吧?但这次连对方的答案都还没听到就冲动离开了。

不知道谁曾经说过,对一个人有多大的情绪起伏,就代表自己有多重视这个人,那麽现在这麽生气的自己,是代表他非常重视鹤丸的意思吗?

但如果要气的话,到底是气可能是开玩笑的对方,还是要气对对方开玩笑认真的自己呢?硬要说的话,他还是会觉得自己错的比较多吧,没有理由的。

「之後得找时间道歉才行。」一期一振如此想着,然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期一振>萤丸

「你说你惹一期生气了?你又做了什麽不该做的事情?」刚从录音室走了出来,萤丸就接到了鹤丸的电话,萤丸并没有保存联络人的习惯,但鹤丸是唯一有被保存的例外,但这个举动是为了方便哪天他真的觉得烦时,可以比较方便锁对方黑名单。

总觉得对方会讲上一段时间,於是抓准对方正在思索要怎麽讲时,他去休息室装了一杯温偏热的水後,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对方一五一十的将刚刚发生的经过告诉了他,而他从微笑听着,听到最後连摔手机的心情都有了。

『大致上就是这样,你有什麽好想法吗?』

「没有,就算有也不会告诉你,你就自己一个人想吧,你这只呆头鹤。」说完这句话後,萤丸很果断的将通话挂掉,顺便把对方拉近黑名单,再度重申丶存了联络人後,拉黑真的很方便。

虽然把话说得很绝,但下班之後萤丸还是敲了敲对方房间的门,然後得到了对方惊讶的眼神一枚。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不不不,我以为你暂时会不想看到我。」对方侧了个身,让出了可让萤丸进入房间的空间。

「的确暂时不想看到你,但问题总该解决。」萤丸耸了耸肩,拉过一旁书桌的椅子坐下。

「我该怎麽解决问题?」虽然鹤丸对於在实习法庭抓别人说谎这件事情抓的得心应手,但是这次他连怎麽惹一期一振生气的都不清楚。

「虽然我不太清楚一期生气的界线是什麽,但是他生气就代表整个事情非同小可不是吗?姑且先道个歉试试看?」萤丸稍微提了一个意见。

「我觉得我如果搞不懂理由就道歉,一期可能会更火大。」鹤丸用着肯定句这样回答。

「那你就先搞懂一期在气什麽吧。」萤丸说完後将椅子靠好,有些话只要点到为止就好,没有必要全部一一帮人分析完。

「晚安。」不等鹤丸回覆,萤丸就离开了房间。

一期对於处理事情跟态度这方面,萤丸都可以说是非常省心的,至少从刚入社团到现在,都是一期在担心他,而不是他担心一期,但怎麽遇到感情这种事情,不管是一期还是鹤丸,哪边都是没有办法放心下的人,情商丶智商怎麽都同时下线了呢。

萤丸终究没有办法就这样袖手旁观,秉持着一位好助攻的精神,他敲了敲一期一振的房门,意外地没有得到回应。

照他对一期一振的认识程度,对方的个性并不会完全不理人,只有一个状况除外,就是对方累到一个程度时,才有可能深睡到连敲门声都不应。

萤丸照习惯的转了转门把,毫不意外的发现门可以直接打开,他是在某次意外下发现一期一振常常忘记锁门这件事情,虽然学校宿舍不锁门也很安全的,但毕竟隔壁就住着鹤丸,久而久之萤丸就养成了习惯帮对方确认有没有锁门的习惯。

「一期?」萤丸放轻脚步走进了房间,对方没有将灯关上,甚至连被子都没有盖,萤丸只好深深地叹了口气後,帮对方把被子盖好。

在关书桌的台灯时,萤丸看到了一个『东西』,那瞬间他觉得自己想通了一期生气的理由。

「还真的要留下来带後辈阿......」萤丸看着那张已经将内容大致填完的申请研修单,一期一振肯定是经过了相当的考虑後才做出决定的吧?

一期一振是个很认真的人,所以只要是很重要的选择,他就会花上许多时间考虑,然後做出适当的选择,但如果花上许多时间去考虑,最後却得到对方可能是开玩笑的......?不要说一期了,萤丸自己都会觉得生气。

萤丸将一期一振房门反锁上後,拿出手机跟经纪人请了一天的假,得到了明天没有通告的答覆後,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明天丶再把两个人约出来好好聊聊吧。
------

大家好久不见我是宇夜(抹汗

电脑坏掉之後用着手机一直反覆修改这章,等电脑完全OK後,不知不觉已经过一个月了: 3 (你还敢讲#

那麽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丶谢谢戳关注的人,同时也欢迎在下方留下评论,我很喜欢跟大家聊天23333

【鹤一期】一期一会 #22

#22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22

「一期,你有打算申请研修吗?」开学第一堂专业课下课后,萤丸这样问着一期一振。

「我还在考虑,萤丸呢?」老实说有工作后可以申请研修这点真的让一期一振有些心动,毕竟离开校园就等于一个新的挑战。

「我应该不会申请,来这边只是为了补足学历上的不足,职场我也待习惯了。」萤丸本来就是在事务所的建议下,才会来补一个大学学历。

「如果萤丸比我早毕业的话,我一定会很寂寞的。」一期一振笑着说,但在两人都各自有工作的情况下,其实已经很少有空閒时间可以相处了。

「说什麽呢、你还有后辈可以带,如果申请研修的话,就把技术多教给他们一些吧。」等他们这一梯次毕业,主持人就只剩下山姥切和鹤丸两个人了,这种人数遽减的状况绝对不是三日月想要看到的。

「干嘛说的好像我肯定会申请研修一样。」不过比起萤丸这种已经想清楚的人,他留下来的可能性真的比较大。

「有时候人会因为捨不得什麽事物,而想尽办法挽留住时光,我没记错这是你配过的词吧。」萤丸露出了个调皮的笑容。

「你自己的臺本都没有记那麽熟呢,经纪人知道会哭的。」萤丸对工作算非常认真,但唯独记臺本,他常常会记错一到两个音。

「那就让他哭吧。」萤丸摊了摊手,这种事情强求不来,由于萤丸稍后还有工作,两人聊了一阵子后就分开了。

回到宿舍后,一期一振习惯性地敲了敲隔壁的房门,但就像前几天一样,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平常总是比他早回来的鹤丸到现在还不见人影,开学已经一个星期,但隔壁房间的主人还是没有要回来的迹象。

「到底是去哪裡了呢......」即使刚开学课业不重,但对方并不像是会随便翘课的人,这一点他比谁都还要清楚。

而等他再次看到鹤丸时,是第二星期的某堂实习课结束。

※一期一振>鹤丸

寒假返家一趟后,好不容易处理完了所有不确定因素,等他重新回到学校的时,学校进入第二週,同时他的课业也落下了一些。。

萤丸和一期一振照惯例会在实习课后,相约留下来进行对臺本的练习,通常他会在旁边看着他们或去买几瓶水给他们喝。

但今天两人还练习不到几句,萤丸就被一通紧急的工作电话给叫走了。

「鹤丸,你来代替我陪一期练习。」萤丸把臺本塞到鹤丸手上,经过的时候还小声地说了一声:「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加油。」

「还请一期手下留情阿。」「彼此彼此。」等萤丸走了之后,鹤丸照着标籤指示翻到了他们刚刚对的那一页,两人很快地进入了状况。

『你还不懂吗?我想要的并不是那种东西!』

『我并不觉得我能够在你不说任何事情的情况下,猜出你在想什麽。』

『那麽你应该试着去了解阿!』

鹤丸和一期一振在对臺本的时候,深深感受到了这本臺本的狗血度,每一次他们练习的臺本都是在专业教室随便抽一本搞定,所以并不能保证臺本内容是否精彩。

还记得有一次抽到了学姐特别写的深夜臺本,那时的萤丸面不改色的唸完了,而一期一振属于唸几句之后就放弃的那个。

『算了,今天并不适合谈话,我们谈到这边就好了。』臺本最后停在一期一振的角色说出这句话后,转身离开的场景。

「但我不想只谈到这边。」既然萤丸给了自己一个机会,那麽就要好好利用,鹤丸如此想着,然后说出了臺本上根本没有的台词。

「咦?」很明显的,一期一振被鹤丸突然的即兴给了吓了一跳。

「我不想跟你有任何争吵,我甚至可以每件事情都退一步。」他不许任何一个可能会威胁到你的事物存在,家庭也好、课业也好,他都不希望成为你的绊脚石。

所以他处理完了家庭可能会发生的任何问题,等待了一个学期以上,那麽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吧?

鹤丸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眼前的人开口:「一期,请你跟我交往好吗?」

有时候告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事后是不是真的能获得幸福美满的结局,这个是谁也说不准的。

至少他努力过了?不、努力过并不够,至少一点点也好,他希望能够得到答复。

鹤丸试想过听到这句话后,一期一振的表情,是紧张、惊讶、不可置信还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呢?

「我个人不太擅长处理人际关係,对很多事情没有什麽自信,把家庭摆在第一、学业摆在第二,如果你不介意的这些的话......」一期一振刻意停顿了一下后,露出了个很浅很浅的笑容。

「那我就答应你吧。」

------

报告一下近况,文章大约再三章就完结了

但由于开学加上电脑烧了(现在是借用别人电脑),所以什麽时候更新不一定

也有可能本篇完结后新增不同视角的故事轴(ry 但这些都待考虑

新坑倒是写好大纲了(被拖出去

那麽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谢谢戳关注的人,同时也欢迎在下方留下评论,我很喜欢跟大家聊天23333

【鹤一期】一期一会 #21

#21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在等到鹤丸再一次告白之前,一期一振先等到了个过於惊人的消息,在考过了期中和期末,即将进入寒假的最後一次广播节目中。

就像上次放暑假前一样,这次依旧是让三日月的节目来给整个学期画上句点。

今天广播社全体聚集在广播室,听着这个学期最後一次的节目。

「节目开始前五秒,四…三…」明石调整好了混音器後这样说着,做出了倒数。

不知不觉很多新人已经开始接替起了前辈的工作,让一期一振有非常深刻的丶有什麽东西在改变的感觉。

「晚上好,现在时间是深夜11点,您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星期一的『我的学校我知道』,我是主持人三日月宗近。」即使一期一振投入了职场,但依旧觉得三日月的广播十分出色,适当的音量丶清晰的咬字,听三日月的广播无疑是一种享受。

「今天T大开始放寒假了,所以广播社节目放送也会停止一小段时间,首先先预祝各位的寒假假期不要被满江红的成绩单给破坏掉。」三日月讲到这边时,还特别看了狮子王一眼。

「我这次全A评定拉!!」像是注意到三日月在看他一样,狮子王有些炸毛的说着,但这声音传不到三日月的耳朵里。

明明节目很顺利的进行着,但一期一振就是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要阻止什麽,但又觉得是错觉。

「这场节目之後,我将会退出广播社,正式投入实习活动中,所以以这种方式跟大家见面是最後一次了,谢谢大家这三年来的喜爱,也差不多是时间了,那麽丶我是三日月宗近,我们有缘再见,晚安。」三日月就像不是在讲自己的事情一样,单纯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等三日月走出放送室,迎接他的是一室的沉默。

面前这个人是一手撑起广播社的存在丶此外呢?

有时这个人很任性,会突然做出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但不论发生什麽事,只要想到这个人还在广播社,那麽就会觉得无比安心,有着可以平稳前进的力量,但这个人之後就不在了。

「我说丶不要这麽严肃阿,学校本来就有规定三年级下学期後为了企业接轨,要选择是否退出社团活动不是吗?」挂在三日月脸上的,依旧是优雅的笑容。

「导播我们会想你的阿。」狮子王是第一个冲上去的,顺便把大把的鼻涕跟眼泪抹在三日月身上的衬衫上。

「不要用我的衬衫擤鼻涕,小狐拿一包卫生纸给狮子王用。」三日月一只手分身拍拍狮子王这个後辈,一只手伸手跟自己培养的接班人拿卫生纸。

「小狐你不要拿卫生纸给导播,今天他衬衫就是要被我们擤满鼻涕丶擦满眼泪。」狮子王用着鼻音这样说着。

看到狮子王哭成这样,刚刚的感伤感连一点都不剩,大家反而有种想笑的感觉,但又不能笑出来。

「导播,恭喜你毕业了。」萤丸是最早冷静下来的,已经习惯录音现场分分合合的他,对於三日月的这个行为并没有多问,只是献上了最好的祝福。

三日月看了看广播社的众人,然後开口:「我是这个社团成立起来第一个毕业的前辈,但我绝对不是最後一个,接下来你们还会经过好几次的迎新跟好几次的送旧,我相信你们会越来越好的。」

「社长这个职位,我会传给山姥切,接下来就交给你了。」三日月拍了拍山姥切的肩膀,现在的一年级生有在做节目的只有鹤丸和山姥切,只有传给现在的一年级生才可以大幅度的延长下次交接的时间,这是最好的一个决定。

「导播技巧我已经全部教授给小狐了,之後要好好的承担导播这个责任喔。」用着不会弄乱对方头发的力道,三日月揉了揉小狐丸的头发。

「为了庆祝导播毕业!我们今天去吃夜宵吧!」「其实根本是因为肚子饿了吧。」狮子王如此说着,然後毫不留情地被明石吐槽了。

今天丶身为广播社社长以及导播的三日月宗近正式毕业,而下学期或是明年的这个时候,就轮到他和萤丸了。

※一期一振 > 鹤丸

等回过神的时候,一期一振已经再次被狮子王灌倒了,上次发生这一件事情已经是半年前了。

「我把一期带回去罗,狮子王你还要抓着导播......阿不对丶你还要抓着三日月前辈续摊吗?」下意识将导播这个名称讲出来後,才发觉导播已经不是在指这个人了。

「当然阿,我们今天不醉不归。」狮子王讲出像是醉了才会说的话,三日月也只是无奈的笑笑,毕竟狮子王的难缠程度是整个社团有目共睹的。

鹤丸默默把一期一振连帽外套的帽子再拉低一些,然後加快的步伐,鹤丸的身子虽然看上去比较单薄,但背个一期一振回宿舍还是没问题的。

「......鹤丸」一期一振突然出声让鹤丸吓了一跳,但仔细判断感觉像是说梦话而已。

「怎麽了吗?」鹤丸也不介意回应梦话,不论几次丶只要一期一振还肯叫他的名字,那麽不论几次他都会回应。

「......我喜欢你」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鹤丸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谢谢你的喜欢,不过在我把事情完全处理好之前,我没有办法安心的跟你交往阿。」鹤丸如此回应着对方的梦话。

曾经有一句话是这麽说的:「人的梦话往往是最真实的话语。」

趁着对方在睡觉的时候套话什麽的,感觉自己有些狡猾呢,鹤丸露出一个类似自嘲的苦笑。

冬天的风有些寒冷,但鹤丸的心里却觉得十分的踏实且温暖。

------

午夜好(X ,更新有点稍微迟到了(汗

三日月导播毕业了,写这篇的时候有着超级浓厚的不舍感,但是该来的总要来

有些人肯定会想说,为什麽不把位子传给鹤丸而是传给只出现过几次的山姥切呢? 

呃......某方面来说是因为比起鹤丸,也许山姥切更好的直觉感也说不定233333

谢谢大家的喜欢丶推荐,也谢谢戳关注的纷丝,这次中秋连假回家没电脑用,所以下次更新可能是星期二之後了

【鹤一期】一期一会 #20

#20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鹤丸视角

「这句话要怎麽讲?」萤丸的话真的抓住了他的注意,鹤丸没有多加思索,马上把问题问了出来。

「法学部采用全国法学标准,是一个五年制的学系,但我们学校的播音系是采专门学校的标准,是两年制的学系,在有工作的情况下可以申请留在学校读第三年,今年我跟一期已经大二了,在学校也只剩下半年的时间。」萤丸像在帮忙补充基本知识一样,将现状分析给他听。

「我一直以为除了法学系外,其他基本学系都是四年制的。」法学系要读五年是基本常识,播音系照全国标准是四年制的,但没想到播音系却采用专门学校标准。

「基本上除了播音外,其他基本学系的确是四年制的,而且加上现在一期配了这季蛮出名的动画,他的人气只会增不会减少,我觉得你需要做些心理准备。」萤丸耸了耸肩,如此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劝告。」沉默了很久,他淡淡地说出这句话。

就像要印证萤丸说过的话一样,从那天过後鹤丸在学校几乎找不到一期一振,在有根系上相关工作的情况下,学校是允许学生请假的。

从配了那部动画开始,一期一振的人气和工作量用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等量增长着,但即使工作再怎麽忙碌,他还是固定会在星期五下午时出现在广播室,准备晚上的节目,这也算是一种尽责的表现。

直到某天一期一振因为工作临时走不开现场,让鹤丸自己撑了一场节目後,鹤丸才更深切的体会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照萤丸的讲法,一期一振可能不会考虑留在学校参加什麽就职培训,而是毕业就要直接进入职场,这样下去大事可不妙。

经过很多天的埋伏,鹤丸终於在某星期的礼拜四堵到了刚工作回来的一期一振,还没等一期一振开口,他就先将对话开了头。

「一期,你需要适当的休息,这样下去你会先倒下的。」他皱着眉看着对方不知道什麽时候出现的黑眼圈,就算是刚起步也太拚了。

「我正有休息的打算,鹤丸你找我有什麽事情吗?」即使自己再怎麽累,也以别人的事情为优先,一期一振就是这样子的人。

「你先休息吧,明天有工作吗?」对於鹤丸的问题,一期一振摇了摇头,感觉很像连回答的力气都已经用尽了般。

见一期一振开始反覆的翻找着自己裤子的口袋,鹤丸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忘记带钥匙了。」他用一种非常不好意思的语气笑着说,现在已经12点多了,管理员也睡了,所以找不到什麽备用钥匙。

「那你先去我那边睡吧,虽然只能挤一张床。」「那就麻烦你了。」鹤丸听到了一期一振的答案後马上就後悔了。

喂喂丶我今晚真的能平安的度过去吗?他不停在心中反问着自己,但问都问出来了,对方也答应了,那现在再反悔也很奇怪。

鹤丸从裤子口袋拿出钥匙,将自己房门打开後,马上从衣柜拿了套衣服给他,示意对方先去洗澡。

在一期一振去洗澡的期间,鹤丸把放在床上的笔记型电脑丶法典丶笔记等,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移到书桌上,平常他都是在睡前翻法典助眠,但有时候反而会产生反效果,久而久之睡前在床上读法点做笔记就变成他的习惯之一。

等整理告一个段落时,一期一振就走进了房间,由於没有拿大毛巾的缘故,头发还在滴水,但不排除对方只是连吹头发的力气都没有罢了。

他拿出了吹风机,拍了拍旁边的位子,而对方也很乖的走过来坐下,鹤丸也没有多说什麽,就沉默的开始吹起一期一振的头发。

「一期,我喜欢你。」趁着吹风机声音很大的时候,鹤丸小声地说着,但是是用对方所听不到的音量。

只要还没处理完『任何一点危害到一期一振可能性』的事情,不论说多少次,这句话都不会真正的传进一期一振的耳朵里面。

「好丶吹乾了,你先睡吧丶我还要准备明天的课。」收好吹风机,他揉了揉一期一振的头发後,拿起法典跟笔记型电脑往外面走去。

社团宿舍的好处就是各社团会设置一个交谊厅,平常可以拿来煮一些吃的丶开小型会议或进行休闲活动,在把自己房间给人休息的情况下,去交谊厅是个不错的选择。

「晚安。」关门前,鹤丸如此说着。

※鹤丸>一期一振

等到对方关上门後,一期一振用着飞快的速度钻进被子里面,然後不停思索着刚刚听到的句子。

正常来说吹风机的音量的确可以挡过很多声音,但他的耳朵比起一般人还要再灵敏一些,所以他就听到了丶属於鹤丸的告白。

「我该怎麽面对他才好呢......」但在还没有想出方法前,他就进入了深层且久违的睡眠。

等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晨的时候,从窗口透入的太阳光照在面前的人的脸上,是的丶面前的人。

『熟睡的人没有感觉』对於浅眠的一期一振来说,完全无法体会,但今天他还真的体会了一回。

鹤丸不知道是什麽时候躺上床的,阳光将对方银白色的头发照出了一点点的柔和感,感觉是忘记取下的灰框眼镜让对方的柔和度更加的提升,可能是因为不想吵醒他,所以并没有掀开棉被,而是盖着一件冬天用的大外套充当被子。

一期一振无奈的笑笑,将对方脸上的眼镜拿下来,然後重新把被子拉到对方身上,看了看时钟,现在才早上七点而已,距离早十的课还有三个小时,拿这段时间来思考昨晚的事情......足够了。

从书包中拿出配音的脚本,虽然一期一振在上面陆陆续续作了很多的笔记,但他的心思还是在思索和鹤丸的关系上。

他也知道陪对方上课丶天天一起吃三餐丶热时帮忙带一条毛巾丶冷的时候带一件外套,完全不是朋友之间会作的事情,好兄弟跟情侣也只有一线之隔而已,也许不知不觉就越过线了。

「说不定不知不觉就会喜欢上了也说不定。」将脚本上的句子用萤光笔画了起来,莫名的很符合现在自己的心情。

稍微整理这段时间的回忆,也许下一次对方真正说出来的时候,他就会答应了也说不定,在那时间到来之前就维持朋友以上丶情人未满吧。

------

大家一星期不见,我是宇夜(你还敢讲#

最近这一星期一直在忙着开学的事情,为什麽刚开学就那麽多报告・゜・(PД`q。)・゜・

不知不觉这篇文章也连载到#20了,一直担心自己没有办法控制速度,但没想到很顺利的走到#20了。

那麽我尽量让我们能够明天再会,谢谢大家的喜欢丶推荐和戳关注,也欢迎留下评论,我很高兴能跟大家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