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03

#03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一期一振被萤丸带到广播社的面试地点时,看到的并不是端正坐在桌子前的面试官。

而是有个人用节目台本盖住眼脸,躺在沙发上睡的正香。

「导播起床啦。」萤丸见怪不怪的蹲在沙发前,开始戳沙发上熟睡的人。

「起了起了。」台本後传来的是十分温润的嗓音,那人坐起来的同时,台本顺着地心引力掉到身上。

一期一振当下才知道,广播社的社长不只很有管理社团的实力,连容貌和声音都非常出色。

「这位就是萤你说的同学?」明明只是在随口问个问题,但总觉得对方的眼神锐利了起来。

「您好,我是播音专业的一期一振,今天的面试就麻烦了。」他有些紧张的说着,这种感觉是当初面试大学时也没有体会过的。

「我是广播社社长丶三日月宗近,不用那麽拘束也没关系,我以为播音系的同学到录音室时,会像回到自己家一样放松呢。」三日月指着把他吵醒後,就直接抓着抱枕坐下的萤丸说着。

一期一振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虽然对方叫他不用拘束,但果然还是不自在。

「那就直接开始吧,这个面试很简单,你只需要回答出让我满意的答案便可。对你而言,广播是什麽?」很有广播社风格的问题,简单明了。

「对我们这个专业而言,参加这个社团可以加深自己一些技巧,并且让自己有相对的经验。」对播音系的来说,这就是参加广播社的意义,但一期一振认为,这显然不是对方想要的答案。

「你的表情似乎也不认同自己所说的答案呢?这样吧,我给你一天思考,你先得出自己所满意的答案後再来找我如何?」他自己都对回答不满意了,更何况是别人呢?

三日月看着坐在对面的青年摇头失笑,「如果你没办法给我一个你我都满意的答案,那我很遗憾广播社会失去一个好声音,我们明天见。」

「失礼了。」一期一振关上录音室的门,周遭的气氛似乎变得沉重。

「一期,今天晚上11点,我希望你听听导播的节目,我想听完後你一定会得到答案的。」在回教室拿书包的时候,萤丸像是要打破僵硬气氛一样,开口说道。

今天是星期一,隔天是难得没有早八的日子,晚点睡并不会影响作息,一期一振点头答应。

晚上陪弟弟们吃完晚餐丶做好家务丶洗完澡丶孩子们一个一个送进被窝後,一期一振拿出了放在抽屉里的耳机戴上。

「晚上好,现在时间是深夜11点,您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星期一的『我的学校我知道』,我是主持人三日月宗近。」适当的音量丶像专业人士般的抑扬顿挫丶清晰的咬字,这个广播节目就像是他的世界一样,对他而言没有任何阻碍。

听萤丸的说法,三日月宗近这个人并不是播音专业的,而是文学系的大二生,但有这样一个实力的话,一手撑起广播社并不是那麽令人意外。

「首先来讲本周较重大的活动安排,周二开始体育系学系准备练习县大会比赛等项目,第二体育馆不开放其他学系使用,如果误闯第二体育馆,请小心天外飞来的各种球类。

周三下午全一年级的通识课程,由於老师请假去喝喜酒了,本周停课一次,如果误跑去通识教室将会见到锁着的教室,以及和您一样茫然的学生们。

周四社团活动正式开始活动,各社社长请记得提早提交上学期的成果以及本学期新增加的社员名单,学生总会编的经费是只少不多的。

周五中午时第一大礼堂会举办一个小时的宣导演讲,现场将会准备便当,不论是想认真听演讲的,还是纯粹去吃免钱的,都请在星期三前报名。

以上是本周较重大的活动安排。」

听班导宣导时,总有种无趣的感觉,但由这个人说出口总让人不经意地露出笑容。

「接下来进入许多同学热烈回响的各系消息环节!

听说经济课的OO小姐和法学部的XX先生在一起了,请两学系上通识课时准备墨镜,并且在2月14日时准备好足够的火把。

但在此提醒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开玩笑追杀好友之时,请不要误烧学校。」

连这种消息都会被弄到,这个环节不是各系消息而是各系八卦吧,一期一振在心里默默的反驳着,跟着节目一起笑着丶惊讶着,不知不觉一个小时的节目也进入尾声。

「最後五分钟就来闲聊一下吧,刚好有提到增加的社员名单这一块,那就来讲讲广播社的新消息。

这次社员增加了五个人,总算不是我孤军奋战了,而下星期开始周二和周三将会有新节目,广告在目前还是保密状态,总要保持些神秘才能让人期待嘛。

也差不多是时间了,那麽丶我是三日月宗近,下周11点再见,晚安。」

一期一振似乎能够明白为什麽萤丸叫他来听这个节目了,现在的他有信心做出令自己满意的回答。

「既然你今天来到了这里,就代表你找到答案了对吧。」在一期一振一踏入播音室时,三日月头也不回的丢出了这句话。

「是的。」一期一振做出了简短的回答,没有找到答案的话,就没有资格再度踏进这个地方。

「那我就提问了,对你而言,广播是什麽?」

跟昨天一模一样的问题,但他已然没有昨天的紧张,反而觉得相当的平静。

「广播是一种连系。」他用肯定的语气说着。

「哦?」像是对於这样的答案感到兴味,三日月停下手边写到一半的广播记录,转头看着一期一振。

「广播连结了来自不同各地的人,认识也好丶不认识也罢,虽然没有实际见过面,但透过声音和无数次的节目,别人会渐渐认识你这个人,我觉得是非常难得的。」和上次那种公式性的回答不同,一期一振用着非常有自信的口吻回答着问题。

「另外,广播是能令我成长的活动,因为不甘心丶不妥协这种情绪,能让我为了追上某人而更有向上的动力。」

一开始他觉得没有通过的话当个经验就可以了,这种不断妥协的思考模式正是没有通过的一个原因。

为什麽对方要让一个,对自己没有自信的人入社呢?这不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没有通过就当做经验这种话,只能说说而已,他比谁都还要不甘心,既然这麽认为,那就追上去吧,就像萤丸说的,『那就逼自己爬到别人无法达到的高度吧,在那之前不要往下看,因为只是徒劳。』,既然回头看不会有任何改变,那麽就前进吧。

只要有了方向,就足以让人成长,而且不会再迷失自我,现在的三日月对一期一振的眼神非常满意。

「我代表广播社欢迎你,一期一振。」

------

如果真的可以听到爷爷做这种广播就好了(躺

明天开始打工会连续几天,所以更新会暂停一下下

鹤丸的明信片最快第五章就会出现,不好意思请让我把过去的记忆部分写完吧(合掌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