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06

#06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在那之後,这位『是鹤不是鹅』的明信片都会跟着一整箱的明信片,一起在星期一的时候被送到广播室,当然这一点是光忠告诉他的。

有些明信片不会被选上,而是在节目结束之後移送到主持人手上,而在一期整理完卡片後,再次刷新这位搭讪狂人的印象,各种邀请屡见不鲜,喝茶阿丶出去玩阿,而且这些邀请都能符合每周标题,这样想想其实这个人满厉害的。

不管对方邀请几次,一期一振的回答都只会是一个,那就是NO,但拒绝归拒绝,他还是把这个人寄的每一张明信片都好好收了起来。

随着踏入放送室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已经到了六月初,校园里充满了考试的氛围,播音系是最早开始考试的学系,在一般人还在校园内各处申请自习室时,一期一振已经踏入考试用录音室,完成了一场又一场的实作考试。

而现在他正在考期末的最後一门考试-配音实作,在进入播音系的考试放送室前,从箱子随机抽出一个号码,每一个人的课题本都不一样,是个无法作弊丶十分安全的考试方式。

一期一振从箱子里面抽出了号码球,身为助教的学长看了一眼後,把编号37号的课题本交给了他,翻开了课题本,他先被里面写的英文吓了一跳,然後开始判断这有些眼熟的句子是出自哪里。

「这是......一千零一夜?」认出故事来源的瞬间,他非常庆幸有帮忙萤丸节目的习惯,这个故事正是两个星期前,萤丸使用过的题材。

重复唸了几次後,一期一振放下手中的课题本,戴上耳机并且在立麦前站定。

「准备好後对着麦克风说出系别丶年级丶名字,然後直接开始课题的配音。」看到他站定後,坐在工作椅上的教授透过麦克风告诉他考试方式。

「我是播音系一年A班的一期一振。」报上身份後,一期一振开始念课题本上的内容。

一千零一夜里面有许多诗歌,诗歌主要用在恳求丶祈祷丶赞美,但是他抽到的这篇主要是在讲收到喜欢的人所给的物品的喜悦,所以他用了比平常说话还高的声音,并且加入高兴的情绪。

广播最神奇的是什麽?这点一期一振也不是很肯定,但最基本的,就是透过言语创造出身入其境的画面感。

「好,辛苦了。」在念完题本後,教授的声音从耳机传了过来。

踏出放送室时,一期一振得到的是助教学长惊讶的眼神和教授肯定的笑容,让他觉得这一年的练习果然还是有收获,最後一门考试就这样画下句点。

作为考完试的学生,他和萤丸很轻松的看着正努力抄朋友笔记的狮子王,狮子王隶属的体育学系是全校最後考试的一个学系,虽然大多是体能测验,但少数几门学科考试也绝不轻松。

和狮子王成对比的是文学系的三日月,就像平常一样,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课外读物,文学系排在播音系後面,是第二个考试的学系,在完全都是背科的情况下,对於记忆力来说是一大考验,但对三日月来说好像不是什麽大问题。

「这种东西谁读的下去阿!」狮子王把笔记全部推到地上,趴在懒骨头(*1)上拒绝继续面对课业。

「有一科不及格的话,一个月禁止踏入广播室喔。」「导播是恶魔!」这种对话从六月初开始就很频繁的出现在广播室,三日月作为社长,在要求社员这方面,无疑是合格的。

「导播,今天的节目狮子王会出席吗?」六月已经踏入考试月,一期一振自然希望狮子王多读点书,以免面临无法All pass的情况。

「不会喔,他这一个月都要死命读书,而这个月的成音师会由我担任。」三日月放下课外读物,平静的说着。

「导播不带你这样抢我工作的阿!」狮子王马上出声抗议,但他除了抗议外,也不能做出什麽实质上的行动。

「那还请导播多指教。」一期一振最後也只做出这种答覆,让导播当自己节目的成音师,是他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光忠这周请假,所以这些明信片是我随手抽出来的,还请努力发挥随机应变的能力,我很期待这周的节目喔,一期。」踏入放送室前,三日月如此说着。

「好的,我会努力的。」一期一振接过明信片後,推开放送室的门,坐定带上耳机。

「节目开始前五秒,四…三…」三日月的声音比狮子王还要平静一些,令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晚上好,现在时间是深夜11点,您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星期五的『一期一会』,我是主持人一期一振,六月已经踏入考试月,我们播音系作为T大最早考试的科系,稍早之前期末考试已经完全结束罗,上周把题目定为期末考,那我们来看看这周收到的明信片。」

翻开第一张明信片时,一股不安感打从心底油然而生,看到寄件人栏位上写着『是鹤不是鹅』的当下,一期一振第一次讨厌自己的直觉如此准确。


*1 懒骨头: 一种很容易令人颓废的沙发,图片点这里

好奇课题本内容者,可以点这里

------
首先先放上一次说的配置图时间轴

配置图是我照工作地点画的,配置上应该是正常的录音室(?

抱歉昨天说好的更新因为家庭因素,所以推迟了(跪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