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09

#09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等他冷静了一些後,透过楼梯间窗口透进来的月光,他看清楚了眼前这个人的样貌,和月光能产生共鸣的银白色头发,以及和他极为相似却又有些不同的金眼,如果说这个人是鬼的话,也未免长的太好看了一些?

「您好,我是一期一振……」他现在是在跟鬼聊天吗?现在七月是要不要这麽吓人?

「不好意思,你可以告诉我,我该上哪找到三日月宗近这个人吗?」对方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但是从鬼的口中听到认识的人的名字,总觉得不是什麽好事。

「请问您找三日月导播有什麽事情吗?」导播您是做了什麽不该做的事情吗?有鬼魂在找您啊!他在心里默默想着。

突然想起来三日月曾经说过关於广播室的怪谈,在他成立广播社以前,学校曾经存在过广播社,不过废社了。

与其说是以前有广播社,不如说有负责广播的学生,大家都称她为『播放室的茜』

在还没建造宿舍时,女学生负责的是提醒在校学生要离校的落日广播,但某日在进行广播时突然心脏病发而死,她死後落日广播还是无数次从喇叭自动传出,据说是因为无法播音到最後,所以死得不甘心。

班上曾经玩过一个游戏,让老师告第一个人一句话,然後经过50个同学的传递後,却变成了完完全全不同的句子,根据传说,茜应该是女孩子,但不能否定传说传一传,传到男生变女生的可能性。

「我是三日月妈妈的妹妹的女儿的儿子,我不太清楚这层关系叫做什麽,总之我们是亲戚!」在一期一振胡思乱想告一个段落时,鹤丸才开口。

紧张了半天才发现原来对方是人,但为什麽不直接打电话给导播,而是在这里迷失老半天呢?

「为什麽您不亲自联络导播呢?」一期一振如是询问着,只要不是什麽涉及隐私的问题,一期一振都相信把问题问出来,得到确切的答案会比较好。

「我该怎麽称呼你比较好呢?」「您随意,喜欢就好。」一期一振并不是那麽在意称呼问题的人。

「好的丶那麽一期,你看三日月拿过手机吗?」听到鹤丸的话,他很认真的开始思索这一年来,有没有看到对方拿出过手机。

「好像......没有?」一期一振自认记忆力不错,但他完全没有三日月拿出手机的印象,连一次也没有。

「那个人阿,是典型的3C笨蛋喔,基本上是处於碰到什麽电器,电器就会坏掉的程度。」鹤丸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

「有那麽严重吗?」碰到什麽电器,电器就会坏掉的话,那广播室的麦克风不知道坏过几只了。

「没有这麽严重,我是开玩笑的。」「......」

「三日月导播,我帮您带来了您遗失在楼梯间的鹤。」一期一振这样的称呼方式让三日月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真是麻烦你了,这只鹤很调皮吧?」三日月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露出『我懂丶我懂』的表情

「我可是好意帮你送茶叶喔,用那只来形容我不太好吧。」鹤丸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大有一种『我下一秒就把这个袋子拿去泡水你信不信』的感觉。

三日月的家在有坐新干线的状态下,到T大少说要花上两个小时,而且还不算从车站坐公车前往的时间。

但如果是这个时间才到的话,眼前的这个人应该是坐客运来的,也就是说他至少花了快10个小时在通车,还真是有毅力过头了。

「你如果对那包茶叶乱来的话,我就让你现在坐客运回去喔。」三日月依旧是用着优雅的笑容,但说出口的话有点像是威胁。

「如果我不对这包茶叶乱来呢?」「我让你住社团宿舍。」「多久?」「七天。」「成交!」

两人很快达成协议,速度快的一期一振还没有思考内容,整段对话就结束了,同时一股不安感打从心底油然而生。

「一期不好意思,我的亲戚可以拜托你照顾几天吗?作为导播我可能没有办法抽身。」

......直觉,你不要再那麽准确了,一期一振有点哭笑不得的想着。

------

恐怖故事是来自於以前小时候看的学校怪谈,还记得那时我吓的不敢留夜自习

终於把进度推上来了,不过这篇预计会写成长篇跑不掉(躺

开了一个Tag,让大家方便知道更新了,欢迎订阅 > #星期五的一期一会

很感谢大家的留言丶喜欢和推荐,也谢谢戳粉丝的人!

另外明天因为要和朋友出门,所以这一篇的更新会暂停一天(?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