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10

#10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鹤丸先生的住宿问题,导播您想要怎麽处理呢?」原本一期一振打算挤挤看一张床,无奈多人宿舍的床大小不允许,挤是挤的下,床上也还有可以乱动的空间,但两人的交情也还没说好上一起睡的程度,还是分开睡吧。

「让他睡地板如何?」三日月用着十分好看的笑容,说出有些残忍的话语。

「来者是客,我带他去我房间借宿几天好了。」虽然一期一振的房间是单人间,但学校在单人间设置的是两张单人床,所以一定有位置能给对方睡。

「那这只鹤就麻烦你了。」定案之後,三日月开始去忙直播的後续工作。

一期一振觉得帮忙带人七天没什麽问题,他知道导播的工作比主持人忙上许多,节目结束主持人只管上缴广播器材就可以离开了,但导播直播後除了收器材外,还要对当次节目做一个总结表,尤其这次的节目还是特别申请的,所以总结表要写的比以往更细一些。

「那我先带鹤丸先生去房间了,大家辛苦了。」一期一振总觉得如果再不带走鹤丸,那麽萤丸和狮子王的怨念就要实体化了。

他先带鹤丸去备用住宿室借了一套棉被和枕头,然後再带鹤丸到他目前住的单间。

「这里是我现在居住的房间,也将会是您接下来住的地方。」他打开房门时这样说着。

房间里面虽然整理的井然有序,但在里边的床上放满了一箱一箱的明信片,在处理前暂时没有办法睡人。

「我处理一下这些物品,鹤丸先生您就先随便坐一下吧。」他将一箱箱的明信片先暂时放到柜子旁边,以不妨碍行动为原则堆放好。

「我说,能去掉敬语吗?我比一期你小一岁喔。」鹤丸把棉被和枕头先放置在一期一振睡觉的床上,边帮忙搬箱子边说着。

「不好意思,完全没看出来你比我小一岁,那麽......鹤丸。」「怎麽了?」「如果你不想要体验被明信片压死的感受的话,不要乱叠箱子。」

听完一期一振的话,鹤丸默默的把刚刚乱叠的纸箱放好,如果箱子倒下来第一个受害的,好像是睡在箱子正前方床上的自己。

「不过能住下来,我真的觉得非常意外呢。」等搬箱子的动作告一段落,鹤丸把棉被和枕头从一期一振床上搬过来时,这样说着。

「我想不只你觉得意外,其他社员也是。」至少他就觉得非常意外。

「也是呢。」


※一期一振 > 鹤丸

趁着一期一振去洗澡的空档,鹤丸现在正在参观丶更准确来说是在观察一期一振的房间。

房间内配置的书柜上放满了书,有教科书也有课外书,将整个书柜塞的满满的,书桌上放着写满重点的笔记本,稍微瞄了一下内容,是为了这次特别节目所准备的资料。

「还真是认真呢,一期。」鹤丸看着笔记本上的字喃喃自语着。

想起前几日接到的电话,一直习惯吓人的鹤丸第一次体会到被吓的感觉,而且还吓的不轻。

『鹤丸,寄明信片的是你吧?』早有听过自己母亲说过亲戚的孩子-三日月考上了T大,目前正在大学里担任广播社社长一职。

「三日月表哥你知道啦。」正确来说鹤丸跟三日月并不是表兄弟的关系,但两人年龄相差并不多,所以鹤丸就常用表哥来称呼三日月。

『这个名字毕竟很有代表性阿,现在还会写错名字吗?』

「当然不会。」鹤跟鹅这组字,在小朋友眼中十分相像,但在成年人眼中天差地远,虽然都是动物便是了。

『说正事吧,首先先祝贺你保送上T大法律系了。』

在同龄人还在担心成绩出来不理想时,鹤丸已经安心等着毕业了,高中三年虽然都过着点到为止便行的生活,但鹤丸从来没有让自己从年级前三的排名掉下去过,也还好脑袋够聪明,才能让他在推甄时直接推上T大。

「然後丶你对我们社团的主持人有什麽企图呢?」语气一转,原本带笑的语气瞬间渗入了一丝寒冷的感觉,鹤丸可以猜到,对话那头的人脸上肯定还挂着优雅的笑容。

「我喜欢他的声音。」鹤丸也不隐瞒,很直接的就说出自己的想法。

『单纯只是声音吗?你是因为声音就会订下目标的人吗?』

「目前,单纯只是因为声音。」是的丶目前。

单独听见声音而喜欢上一个人是可能的吗?想亲近一点也许是可能的吧,但要喜欢上吗?

『我了解了,那麽......结业式隔一天帮我送茶叶过来好吗?』

「咦?」原以为对方还要进行什麽严肃的对话,没想到话题又瞬间转为日常。

『坐客运过来,然後......』不问鹤丸是否答应,三日月自己开始说起去学校的方式。

『那麽就这样决定了。』说完後,对方直接挂掉了电话,鹤丸听着嘟-嘟-的声音,默默的放下了话筒。

「还真的是......吓到我了。」

「抱歉花了一些时间,换你去洗吧?」将鹤丸从前几日回忆中叫醒的,是从浴室洗完澡回来的一期一振。

鹤丸先点了点头,然後用着十分认真的眼神看着一期一振开口:「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可以麻烦你一件事情吗?」

「是?」一期一振将擦头发用的毛巾挂起来後,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可以借我一套衣服吗?」他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

来的时候他除了装茶叶的袋子外,什麽都没有带着 ,更准确来说他觉得三日月不会让他在这里留宿。

「借你一套衣服穿当然不成问题。」看着一期一振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但翻到四角裤的时候,很明显动作停顿许久。

「我这里没有新的……下着,要我陪你去便利商店买吗?」一期一振说这些话时,低着头不敢往他的方向看,脸还有一点红。

「我不介意穿你穿过的,这时间去便利商店很麻烦。」回想他来的路上,最近的便利商店也要花上十分钟,光想就懒了。

对方快速的从柜子最底部抽了一件出来,是很普通的格纹四角裤,连同裤子和衣服交给他,这动作中间对方只是一个劲的低着头,不发一语。

「谢了。」鹤丸接过衣服後就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浴室的方向一期一振刚刚就已经有提过了,所以他不担心会迷路。

才刚踏出房门不到几步,背後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熟到不能再熟。

「夜安,鹤。」三日月手上也抱着一套衣服,用着『好巧喔!』的语气这样打了一个招呼。

「夜安,三日月表哥,已经凌晨一点了,你还不去休息吗?」照三日月两年前的生活习惯,这时间没有躺平深睡,真有点不科学。

「等等洗完澡就去,鹤你手上的是……一期的衣服?」三日月看着他手上的衣服,虽然是用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黑色短帽T丶深蓝色的短裤,和鹤丸平常着衣习惯完全不一样,基本上鹤丸衣柜里面,上衣一贯都是白色的。

「毕竟我觉得以表哥的个性,直接叫我坐夜车回家不是不可能的。」鹤丸摊了摊手。

「见到一期本人你觉得怎麽样呢?鹤。」「我很感兴趣喔,各方面来说。」鹤丸并不打算详细的回答三日月的问题,因为详细回答肯定没好事。

三日月宗近这个人代表了什麽呢?在亲戚眼中他代表了绝对的强大,三条派的继承人丶外表和内在都是令人无法挑出刺的顶端者;在T大,他代表了整个广播社的支柱,无法随意被取代。

但在鹤丸眼中,他只觉得三日月是个比普通人还要八卦一些的人,仅此而已。三日月将事情的判断标准订为『能不能让他觉得有趣?』,而现在的状况正是如此。

不过……见到一期本人觉得怎麽样吗?

老实说,感觉不坏。
------

久违的夜安,我是宇夜(ry

今天下午一点收到了重灌光碟後,终於在刚刚将电脑勉强恢复挂掉前的状况

之後抓了一下毒,发现好像是QQ让电脑中毒的(汗

总之,更新了丶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推荐,也谢谢关注的人!!

欢迎留下你的评论跟我一起聊天喔(不要问为什麽一期哥的裤子是格纹,我朋友原本还叫我让一期借三角裤给鹤丸233333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