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12

#12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鹤丸维持跟着当晚主持人学习的模式经过了五天,很快的跟广播社众人打好了关系,而今天是录制特别节目的最後一天。

这次的集合时间是九点,已经习惯三日月突然要做什麽就做什麽,一期一振抓准时间推开广播室的门,然後吓到了,而且还吓的不轻。

广播室内并没有开灯,但由於点满了近百根的蜡烛,所以室内非常的明亮。

「导播您点那麽多蜡烛该不会……」一期一振想到的,是名为百物语的传说。

百物语是日本传统的怪谈活动之一,点100支蜡烛,说完一个怪谈吹熄一支,说完100个怪谈丶蜡烛全部吹熄时,妖怪就会出现。

「正解,不过放心我只有点99只而已,我可不想召唤出小茜。」三日月笑了笑,如此说道。

「导播不觉得点99支蜡烛很麻烦吗?而且这里都是纸材,不小心烧起来怎麽办?」狮子王说出一期一振也担忧的问题,广播室一向放满纸材,一烧起来真的很危险。

「我在去学校散步时,有捡几个灭火器过来。」三日月指了指角落将近10个灭火器,瞬间连吐槽都不知从何处起。

「讲那麽多天听众应该都腻了吧?都最後一天了,改个方向如何?」萤丸如此提议着,而三日月想一想就通过了这个提案。

「那就把怪谈百物语改成回忆百物语吧。」光忠很快的决定了方向,大家也没什麽意见,就这样决定了主题。

把99根蜡烛熄灭,重新打开了广播室的电灯後,放送室内的桌子已经摆好了五只麦克风,领了光忠临时众人纷纷在位子上落座。

「先预祝各位本次节目顺利,节目开始前五秒,四…三…」狮子王将混音器开到五个模式,第一次同时调整那麽多人的声音状况,也是满辛苦的。

「晚上好,现在时间是晚上九点,您现在收听的是T大广播,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三日月宗近,今天是特别节目的最後一天,在大家的提议下,今天的主题是回忆百物语。」三日月在整个广播社的级别是最高的,所以遇上多人节目一定是由三日月来开头。

「刚刚讲故事的顺序是用抽签的,我是今天百物语的第一位故事主持人-萤丸,既然是回忆百物语,那麽就来讲我高中的事情吧。」萤丸思索了一下後,很快的决定第一个故事。

「我那时候跟朋友去看电影,然後买了两张学生票,但那个售票员一脸疑惑的问我们说,小学生的话买儿童票比较划算喔,当下我的朋友超尴尬,我也只能默默的拿出学生证给售票员看,那时候好尴尬阿。」萤丸笑笑地说出比较尴尬的丶现在想想还会觉得很好笑的回忆。

网路直播的聊天室瞬间多了很多『我懂QAQ!』『萤丸的身高是多少啊,好好奇喔!』之类的评论,看来是开了一个很好的开头。

「我是第二位故事主持人-江雪左文字,我不太知道有哪些回忆是比较有趣的,所以来讲讲我之前从朋友那听来的故事。

我朋友之前和其他人去家庭餐厅吃饭,其他人暂时称呼为友人A跟友人B吧,友人B就说他要去厕所一趟,然後他一离开,友人A跟我朋友就狂在饮料里面放一些可溶解调味料,友人B回来拿起柳橙汁喝一口,马上喷了出来,听说那杯柳橙汁超级咸。

後来我很好奇,就问我朋友说他们放了多少盐巴,他很霸气的回答我放了七匙,而且放完杯底还有沉淀,那时我默默下定决心,不要跟那群损友一起去吃饭,如果真的一起去吃饭也不要突然离席。」江雪讲完的时候,鹤丸很给面子的闷笑着,感觉就很像在说,这种事情也做过一样。

如果发生这种事情江雪还敢跟他们出去吃饭,那一期一振会非常佩服对方的勇气和胆量。

网路直播的聊天室刷了一些『朋友桑好过分阿233333』『我也做过这种事情,不过我放的是其他东西,像酱油......』瞬间收集到很多做出暗黑饮品的配方,让人不经打了一个冷颤。

「好的我是第三位故事见习主持人-鹤丸国永,最近收到很多粉丝的留言,问我说这次特别节目後会不会继续留在广播社广播,但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决定这个。」鹤丸先对之前收到的留言做一个回应。

一期一振听到这句话才想起,鹤丸并不是同年的同学,而是以三日月亲戚这个身分,加入特别活动的一个後辈。

「那麽来说说我曾经做过的恶作剧吧,高二的时候不是会提前举行毕业旅行吗?那时候我有一个特别不喜欢的老师,那个老师目测大概是个40岁有鲔鱼肚的大叔,是八班的导师,我後来跟八班的朋友买了张他们全班的合照,然後把那个讨厌的老师跟我之前陪家人逛街,路上随便看到的一位大婶PS成一张照片,印出来之後用情侣相框放在老师桌上。」鹤丸讲的时候还露出了特别无辜的笑容。

这个与其说是恶作剧更像是报复吧,一期一振无奈的想着,就不知道这个老师到底是怎麽惹到这个麻烦了。

『鹤丸桑住手23333333』『妈你看这里有个技术帝!』『我要把这招学起来!』瞬间教坏了聊天室的观众们。

众人轮流说着故事,无奈时间太少,没有真的轮20次,有些回忆能引起听众的回忆丶有些让人不敢置信丶有些则让人露出有趣的笑容。

「时间也差不多了,虽然我们没有成功达成百物语的成就,但我们至少有达成一半吧?」三日月笑了笑,看来没有办法说完百物语也在他预期内。

「那麽丶下学期还请各位多多支持我们T大广播社,我是广播社社长-三日月。」

「我是星期二节目主持人-江雪左文字。」

「我是星期三节目主持人-萤丸!」

「我是星期五节目主持人-一期一振。」

「我是见习主持人-鹤丸国永,此外加上社团助理-烛台切光忠和成音师-狮子王。」

「「「「「谢谢你们今天的收听,我们下次见!」」」」」

「特别节目那麽顺利的结束,要不要来吃个庆功宴?」当大家踏出放送室时,狮子王如此提议着,一向喜欢热闹的鹤丸马上投了附和票,这个提议也没什麽好拒绝的,大家自然就一起去大学外街吃吃消夜什麽的。

吃宵夜吃到一半时,狮子王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打啤酒,一期一振接过一瓶的同时,顺便没收鹤丸手上那瓶,因为鹤丸还没成年。

两瓶啤酒对有习惯和父亲小喝几杯的他,并没有什麽大问题,但如果遇上一个酒品不好丶狂灌酒的朋友,那就是大问题了。

不知道到底被狮子王灌了四瓶还是五瓶,一期一振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有些模糊不清,下一秒他听到碰一声,同时额头传来了疼痛感。

就这样睡着也没关系吧。他这样默默地想着,然後闭上眼睛。

「嗯......现在是怎麽回事?」一期一振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身上的衬衫已经挂好在衣架上,但那并不是重点。

谁可以告诉他,现在抱着自己的腰在睡觉的鹤丸,是怎麽回事?

------

我真的没有要写酒後乱性的概念(被拖出去

明天开始要去外婆家四天,隔绝电脑,所以我先请假(躺

我终於学会技巧一次推很多天了,不然一天一天写我可能要......写个四百篇吧23333

我发现我前一天没更新的话,後一天的字数就可能超过两千(平常都一千多的(?

谢谢大家的喜欢丶评论丶推荐,也欢迎大家留言跟我聊天!!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