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13

#13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冷静一点,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先动了动,身体并没有什麽不适,由於宿醉造成的头痛,是目前唯一的不适。

难道他在酒醉的时候,把三日月导播的亲戚睡了吗!一期一振先将紧抱着自己腰的手拿开,打算先下床离犯罪地点远一点。

无奈对方手抱的太紧,身上还有点宿醉debuff的一期一振没有办法挣脱,而且还吵醒了正在睡觉的人。

「你醒了啊……」鹤丸打了一个哈欠,松开手後坐了起身。

「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吗?」对於鹤丸的问题,一期一振摇了摇头。

两人都没有穿上衣,睡在同一张床上,有可能是盖棉被纯睡觉吗?

「你酒後乱性了。」「你认真的?」「不,我开玩笑的,一期你快放下手上的枕头啊啊啊啊啊啊--」

「鹤丸,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开玩笑吧。」一期一振放下了手上准备行凶的枕头,用着浅浅的笑容如此建议着。

「昨晚你被狮子王灌醉,安稳的睡一个小时後,突然说你要回家看弟弟们,我拿你没办法,只好先带回宿舍,谁知道你居然吐了,我处理完才睡。」鹤丸理了理思绪,把昨天的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下。

「麻烦你了。」酒品不好的人不要喝醉,他终於理解了这句话的道理。

「不会。」鹤丸从衣柜拿了一套衣服出来。

「我先去洗漱,一期你可以再睡一下,还早。」经过这几日,鹤丸已经习惯从衣柜自己拿衣服来换,拿了件白色蓝边的衬衫和牛仔裤。

这话一点都不像第一天赖床赖到跌下床的人说出来的,惊吓过度连睡意都没了,一期一振抓了抓头,起身也拿了套衣服去洗漱。

『快乐的时光过得特别快。』有人曾这麽说过。

七天的特别节目一结束,广播社的大家也要准备收拾行李回家过暑假,他先送鹤丸和三日月去坐客运,然後再送狮子王跟萤丸上火车後,才和烛台切一起坐公车回去。

「是说一期,鹤丸回去穿的那套不是你的衣服吗?」上车後烛台切开口问。

「没关系,假期结束後请导播带衣服回来还我就好。」如果是随便一套衣服,他觉得给人穿走也没差,但鹤丸穿走的那套是他还满喜欢的衣服。

「那就好。」烛台切耸了耸肩膀,算是解决一个疑惑。

回到家後,一期一振先带着鲶尾和骨喰完成暑假作业,等到作业告一个段落才安心地让两人跑出去打暑期工,高中生开始物欲会升高,已经脱离了向家里拿钱的年纪,那麽自然要自己出去赚钱,回想起来他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打工的。

搞定好高中部的问题,他开始处理厚丶乱以及药研的生物作业,和国小的时候不同,国中生非常的看重实际操作这一块,并且大大的用24PT写上『实验时请务必让家长陪同。』

一期一振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家长,不过父亲和母亲都不在,除了自己外也没有人可以陪着这几个国中生做实验,将弟弟们测量出的丶一个又一个复杂的数据记录下来,几天的小实验才告了一个段落。

国小生算是他带起来比较轻松的部分,他乐於将自己空闲的时间拿来陪弟弟们出去玩丶拍拍照片,顺便完成老师交代的踏青作业。

照顾着弟弟丶复习着大一时的课程,就像以前度过的每个暑假一样,也许会有人问他每年暑假这样过不无趣吗?但一期一振的答案永远都只有一个。

『如果和家人度过的话,就算是无趣的时间,也会充满温暖的色彩。』

※一期一振 > ???

「儿子!你正式的入学通知书来罗。」年轻的妈妈用着十分有力的声音,叫着回来後就待在房间当宅的孩子。

「知道了。」他从楼上走下来接过通知书,开始填写要回寄到学校的入学资料。

「真希望快点开学啊。」他喃喃自语地说着。

#追加一期一振的回忆。

「说到回忆的话,那来说说之前跟家人一起去游乐园玩的事情吧。
亲戚中年龄比较接近是叔叔辈的鸣狐叔叔,不过因为年龄相仿我都称呼他鸣狐,那时候我和他带着乱丶药研和厚三个弟弟出去游乐园玩,在帮三个人买冰淇淋时,我让他们留在原地等,没想到一转头就发现乱被奇怪的高中生团体搭讪了,在我想要处理的时候,厚跟药研就已经把那群人打到趴地了。」

「哇......,总觉得有些暴力呢,如果一期一振在场会怎麽处理呢?」

「这个吗......,为了怕警察查上门所以首先就是要把他们(哔-)後带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後,把他们的皮(哔-),把他们的四肢给(哔-)。」

「一期!!这个话题禁止放送啊!!」

------

晚上好,好久不见,我是宇夜(你还敢讲#

在外婆家隔绝了电脑五天後,终於回来了23333

尾巴的部分照上次的评论追加了,关於『一期一振的回忆』

文章速度始终有点慢,这篇文章可能没有办法做出什麽的大风大浪,可能是因为我是平平淡淡就好的那一型,真是不好意思(跪

谢谢大家的喜欢丶推荐和追踪,也欢迎留下评论,我很喜欢跟大家聊天!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