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16

#16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这里是代班小天使(ノ∀`*),由於宇夜目前不在国内,评论可能暂时无法回覆请见谅!

#16
「晚上好,现在时间是深夜11点,您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星期一的『我的学校我知道』,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一期一振。」

三日月重新回归学校是星期二的事情,没有提前请假却没开放送的话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一期一振是在星期日听WEB版重播才发现,三日月并没有在节目中提到他下周不在学校的事情,情急之下他只好接下星期一的广播当作一个挑战,顺便带鹤丸和山姥切体验看看直播的感觉。

「现在一定有人很好奇,为什麽今天的主持人不是三日月导播,导播目前因为比赛的缘故不在学校,我是临时来代班的,如果说有哪里做得不好那还请见谅,那麽首先来讲本周较重大的活动安排,光忠已经把行事历印给我了......」拿出行事历的当下,他再度因为三日月的出色而震惊,每一次他来听三日月现场直播时,桌上从没有放过任何一份资料,但他广播的东西却需要大量的资料。

节目状况一期一振居然只记得自己开头讲了什麽,後面的内容他连想都想不起来,更准确来说他是不想回想起来。

  「一期我有听到你的代班喔,看来这类型的节目你还不是很擅长呢。」三日月刚回来对他讲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那瞬间他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三日月回来後更改了两件事情,一个是把鹤丸调整到一期一振的节目里当第二主持人,另一个则是把星期四空的时段拿给山姥切做新的节目,两件事情都有让一期一振震惊到,没想到最早出现第二主持人的居然是他的节目,不过以性质来说,的确这个节目比较容易插入第二主持人。

「这样子的话,节目名称是不是要改一下?」一期一会这个名称是他自己定下来的,但现在有第二个主持人,是不是该尊重一下对方的意见呢?

「我觉得维持现状就可以了,一期一振你比谁都还要清楚不是吗?一期一会的意思。」三日月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在告诉他不用想的太复杂。

「那麽我去告诉鹤丸这一个消息。」他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鹤丸星期二下午好像是空堂的,现在应该可以在寝室找到他吧?为什麽一期一振可以那麽清楚的知道鹤丸的课表,多半归功於对方只要一没课就会跑到自己寝室或是上课教室的缘故。

「我那个亲戚就麻烦你照顾了。」从暑假那时候开始,就一直是由一期一振在照顾鹤丸,所以三日月可以说是很放心的将自己亲戚给卖了出去。

 「导播您太客气了,我才是总受到您的照顾。」从他入社到现在,有大半的播音技巧是三日月教他的,养成了他只要有问题就会去问三日月的习惯,但对方从来不介意他的行为,甚至将课表复印了一份给他,空堂时都欢迎去找他。

※一期一振>鹤丸

  「你说我要跟你一起播音同个节目?」听着他带来的消息,鹤丸可以说是震惊到了,三日月是那种典型的要做就要做到完美型,虽然鹤丸从小就有从对方那里学到一些关於播音的技巧,但实际上来说他的经验还是只有暑假那六天的经验。

「嗯,这是三日月导播的意思。」一期一振拿起他刚刚泡的茶喝了一口,表情看上去十分的享受。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我实际主持的经验只有六天喔。」虽然说能够和一期一振一起主持节目是非常开心的事情,但是在正式节目中出错的话,那麽鹤丸可能会瞬间想要挖个洞钻进去。

「我个人是觉得没关系,而且跟你一起主持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没有说好却可以配合到一致,对一期一振而言是个很新鲜的体验。

 「那麽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既然三日月都做了这个决定,一期一振看上去也没有特别反对的话,那麽坦然接受自己表哥的好意也不是坏事。

「不过我跟你说,有个人一定要小心。」一期一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鹤丸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之前节目中有一个叫是鹤不是鹅的听众,常常会跟我套关系,不过我实在不知道我以前认不认识他,听说他今年也入学T大,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一期一振的口气真的让鹤丸无法判别,他到底是想要看到那个人,还是不想。

「说不定他是你身旁的人?」鹤丸感觉到自己好像在流冷汗,但用手抹了一下额头根本没有,应该只是错觉。

「我实在不知道我身旁会有哪一位人那麽无聊,基本上他问得很多讯息都是我身旁的人会知道的,所以应该不是我身旁的人。」一期一振想了想,否决了鹤丸这个想法。

「打个比方来说?」一个问题要确定是不是结束了,就要在解答後重新求证一次,这算是法律系的通病。

「像他问过我能不能一起看樱花,但读T大的都知道我们校园没有种樱花啊,然後他问过我身高或喜欢的衣服类型,那些明信片都被光忠挑掉了,我身旁的人大家都知道我身高是177,喜欢的衣服类型就是衬衫加上牛仔裤啊。」在一期一振举例的同时,鹤丸也一一把这些信息记在脑中。

「不过话说回来,鹤丸你的字跟他的字很像呢。」一期一振翻了翻他桌上的法律条文笔记,之後这样说着。

「那还真是吓到我了呢,不过这一定是巧合吧?我的字可是老师都认为的大众字体,同时也是帮同学写作业的好帮手呢。」鹤丸眼神不自觉的往左上方飘,然後赶紧否认掉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

「好吧,我等等还有课先走罗。」一期一振也不追问了,看了看时间後起身准备去上晚上六点的实作课程。

「我提前帮你买晚餐吧,有什麽想要吃的吗?」鹤丸没记错的话,一期一振今天的课程是到九点的主持实作,不过他实在不能理解把课排那麽晚的用意何在。

「我想吃Subway。」「地下铁?」「你应该知道我是在说哪个Subway。」杂谈完一阵,确定一期一振去上课後,鹤丸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让一期一振知道我就是那个是鹤不是鹅的话,不知道後果会如何。」总之丶先保密吧。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