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17

  #17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这里是代班小天使,由於宇夜目前不在国内,评论可能暂时无法回覆请见谅!

「听到声音了吗?」照惯例节目开始的询问,开学第三次的节目广播,和以往一样桌上放着一小碟的明信片,唯一不同的是自己面前多架了一只麦克风,三日月执行的速度是一等一的快速,才刚讨论完就要求鹤丸这个星期就要开始参予节目。

「听到了。」「听得很清楚喔,原来狮子王你声音透过麦克风是这样啊。」怎麽觉得多了一个主持人後,节目说的话就变多了?是错觉吧。

「罗嗦丶先预祝两人这次节目顺利拉,节目倒数前五秒丶四丶三......」

看着狮子王的手势从三比到一,第一次两人一起主持节目,感觉比自己第一人主持还要紧张数倍,一期一振深呼吸,然後开口:「晚上好,现在时间是深夜11点,您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星期五的『一期一会』,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一期一振,虽然很想要马上进入本周主题,但是这周有个惊喜想要带给大家。」

「我是这周的惊喜,大家好丶我是鹤丸国永,相信有一小部分的人对我并不陌生,是的丶我达成上次在特别节目时的约定,顺利通过面试後,加入广播社了!从这周开始我将会跟一期共同主持这一个节目,请各位多多指教。」不用一期一振特别打PASS,鹤丸十分顺利的掌握到了接话的时机。

「那麽事不宜迟进入本周的主题,没记错的话狮子王将这次的主题设定为自我介绍,看来是特意为了新的听众以及您所准备的呢,鹤丸。」上周收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一期一振其实疑惑了很久,自我介绍这个题目在上学期他就有用过了,但现在想想一切都合理了。

「是吗?但是在听众不知情的情况下,恐怕问题还是向你提问的吧?」鹤丸笑了笑,然後把问题打了回去。

「这是自然,在前几天前我并不知道你会加入这个节目呢,还是说由我来向你提问一些比较基本的问题呢?」一期一振并不介意陪鹤丸多花上一些时间。

自从网路留言板这个功能开设之後,常常会有听众说自己的节目节奏很相似,虽然声音好听丶温柔,但是久了还是有听腻的可能性,三日月也有可能是知道这一点後才做出让鹤丸加入节目的决定。

「没有问题啊,你说什麽我答什麽。」鹤丸十分有自信的应答了下来,但在认识他的人看起来,就只是咬定一期一振不会刻意问他尴尬的问题。

「那麽首先第一个问题,就从基本的开始吧,请问你的身高?」「和一期一样是177喔。」

「哎呀,这还真是巧,我原本以为我们只是差不多高,至少还是有三丶四公分这种差别呢。」一期一振并没有说谎,因为他的长裤穿在鹤丸身上,常常会露出脚踝,所以他才会怀疑对方是不是比自己高一些。

「其实是因为我都把你的裤子穿很高,所以看起来才有差别。」鹤丸像知道他在想什麽,马上就把疑问答了出来,完全没有想到现在是在直播,现在的听众全部都知道两人是会互相借裤子穿的关系了。

「我想还是不要讨论我的裤子或是你的裤子好了,那麽第二个问题,请问你空闲的时间通常在做什麽?」他手上的基本问题是节目开始的时候,三日月塞给他的,说上面随便选几个问题问就可以了,但一期一振一问完这个问题就觉得不好。

「基本上不是在寝室读法条,就是陪你上课啊。」鹤丸露出一种『你为什麽要问我这种你也知道的问题。』的眼神看着他,基本上鹤丸空闲的时间也的确是在做这些事情,一期一振没有办法反驳,只要对方没课就有50%的可能性出现在自己上课的教室。

「也是呢,那麽第三个问题,请问你有兄弟姊妹吗?」一期一振刚把问题问出口,对方就摇了摇头。

「啊丶没有。」想起自己摇头听众是看不到的鹤丸隔了几妙後才作答,对方沉思了一下後再度开口:「基本上正因为我是独生子所以才可以随心所欲,想读什麽就读什麽,不过有什麽还是有些寂寞呢,觉得有兄弟姐妹会热闹一些也说不定,所以还小的时候常常在七夕签上,或是跟圣诞老公公许愿说希望有兄弟姊妹,那时候刚好三日月表哥来家里玩,我还想说圣诞老公公太神奇了,居然真的送来了一个哥哥,那时还真的是吓到我了。」

「鹤丸你也有曾经天真的时候呢。」他笑了笑,感觉很容易可以联想到眼前这个人小时候的样子,虽然样貌丶声音都有18岁的感觉,但在几天相处下,一期一振还是习惯把鹤丸当作小孩子来看。

「我现在也还是很天真的。」鹤丸马上这样回答。

「是吗?但是法律系常常把你当作病毒一样在看呢。」从鹤丸入学开始,一期一振就常常听到法律系在谈论关於他的事情,什麽实习法庭的门消失了,後来发现是有人把门漆成墙壁的颜色来混淆视听丶或是教授讲义发一发,原本内容就是有些严肃的行政法律,但发到後面突然变成搞笑四格漫画什麽的。

後来大家发现元凶是鹤丸,顿时觉得好气又好笑,虽然默认了他恶作剧的行为,但不代表会帮他隐瞒事实,之後法学院的学生说好,如果法学院又出现什麽靠北的事情,那元凶百分之百都是这个人,找这个人算帐就对了。

「哎呀丶听到你的言论还真的让我吓到了呢。」鹤丸虽然这样说着,但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感觉,反而像是在说着我早就知道了。

「好了,我们把话题扯远了,接下来来看看本周寄的明信片。」一期一振看了看手表後觉得时间有些超过後,做出这个判断。

「那麽第一张明信片就由我来念吧,来自XX县XX区的希 小姐。一期一振你好,我是上次特别节目後开始听你节目的希,我想请问一下你现在有女朋友吗?」念完这个问题之後鹤丸露出了可以说是戏谑的笑容。

「一期,人家问了这个问题,你要怎麽回答呢?」果然不出所料的,鹤丸很快就把这个问题丢到一期一振那里,像是要马上撇开关系一样。

「我目前没有女朋友呢,应该说在完成学业之前都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因为我并没有把握可以兼顾两边,这样不论是对对方还是对待学业都有些失礼。」他并没有因此而慌了阵脚,而是用着非常镇定的声音做出了回答,他现在说的的确也是实话。

「那麽鹤丸你呢?」秉持着主持人就是要......说好听一点叫同甘共苦,说难听一点叫做死也要拉一个人下水,一期一振非常自然地把问题又丢了回去,对方不回答他就不念下一张明信片,看看谁比较会拖。

「我目前也没有。」不过有暗恋的对象,後一句鹤丸并不会说出口,现在的时机并不适合讲那麽多。

「看来我们两个都算是情人节时要去参加什麽,去死去死团活动的人呢。」一期一振开玩笑地如此说道,但实际情况是他情人节当天都宁可在宿舍读书也不出去。

「第二张明信片是来自於XX县XX区的辉晨宸 先生。一期一振你好,我想请问一下你的兴趣是?」看到这个问题正常多了,一期一振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後,开始想想自己的兴趣有哪些。

「这个吗......我蛮喜欢看课外书的,最近的兴趣就是在下午四点的时候跑去鹤丸房间喝一杯绿茶,放松身心。」一期一振将自己最近每天都会做的事情讲了出来,不过感觉似乎不算是真的兴趣。

「其实我也不清楚哪种算是兴趣,鹤丸你呢?有什麽兴趣吗?」实在是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一期一振只好把问题丢给另一个人,没想到普通的问题也那麽难回答。

「我的话看看法条啊丶听听音乐啊,为了感谢一期你的捧场,最近的兴趣算是帮你泡绿茶吧。」鹤丸也很配合地回答了问题,感觉大家的兴趣都差不多,似乎没有什麽奇怪的答案出来。

两人边聊边边回答明信片内的内容,随着时间流逝,还没来的及念完所有的明信片,节目就进入了尾声。

「两个人的话果然不太好控制时间呢,感觉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话题扯开,时间也差不多了,那我们来看看下周题目吧?」这次的题目纸,三日月是塞给鹤丸的,所以一期一振也不知道下周的题目是什麽。

「好的,那麽就由我来打开这一个题目,下周的题目是......」打开了题目纸之後,鹤丸故意停顿了一下,交給一期一振來唸。

「下周的题目是......运气,这次的题目是由新档期的主持人出的,等到期中考结束丶节目排上档期後我们会毫不吝啬的帮他广告的。明信片一样寄到T大,属名请直接写上T大广播社以及节目的名称,那麽丶我是一期一振。」「我是鹤丸国永。」

「「下周11点再见,晚安。」」

「你们两个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合作啊,连我听了都觉得你们可能是老朋友!」两人放下了耳机丶走出放送室後,狮子王这样说着。

一期一振和鹤丸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用着相似的笑容丶异口同声的回答:「谢谢夸奖。」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