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夜

文章寫的很雜,喜歡寫長篇

【鹤一期】一期一会 #18

#18

※现代paro  

※私设一期比鹤丸大一岁  

※一期视角

※这里是代班小天使,代班最後一po!

 升上二年级後,一期一振明显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广播社在改变,同时班上也在改变。

一期一振就读的播音系是个两年制的学程,在获得工作的情况下,可以额外申请一年的就职续读培训。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获得了试音的机会,更不要说开学後就常常挂公假去工作的萤丸,感觉好像只有他还在原地踏步。虽然三日月和萤丸常常说是他想太多了,但他真的不希望自己毕业即失业。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了期中考,在星期三最後的一门考试结束後,一期一振被老师留了下来,这是他第一次被老师单独留下来。

一期一振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老师开口,老实说比起好消息他更相信老师可能是要说说他最近上课的近况,像是退步啊丶发音之类的,这也怪不得他,毕竟播音系的老师一个比一个严格。

「我说一期,你有没有兴趣接工作?」没想到老师第一句话是这个,让他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如果我有这个机会的话,当然可以希望尝试看看。」 现在丶也许就是所谓的机会也说不定,他到现在还没想清楚自己未来到底想要成为怎麽样的人。也许是主持丶也许是声优丶又或许做旁白或是STAFF,现在的他没有方向。

「我这边有一个蛮适合你的台本,你下星期五点到XX路XX巷的大楼七楼录音室B,去试音这个叫做エスダ的角色,虽然只有几句台词而已,不过加油啊。」接过了老师给的台本,他连忙道了好几次谢,这次他第一次去试音角色,感觉十分的新鲜。

而回到宿舍後,他就将这件事情跟萤丸说了一遍,虽然在学校萤丸算是同辈,但是在工作上他可是一期一振的大前辈,但说实话他只是希望能获得一些建议而已,初次接到配音的试音让他既不安又兴奋。

「首先呢......揣摩是必要的我想这个你也懂,再来就是想想看这个角色的表现度,要深刻的了解角色,才可以配出适合的声音,这种理论我想你上课也听过很多了,那麽就小小说一下礼仪,首先跟每个人都要打一声招呼,再来因为一期你现在并不是跟公司签约的,所以在试音前你只要说你是来自T大播音系的谁谁谁,就可以了。」萤丸瞬间说了很多建议出来,要不是身上没有笔记本和铅笔,一期一振真的很认真考虑要不要把这些话抄下来。

「不过有时候呢,就算落选了也不用灰心,绝对不是不够好,只是有人比自己更好而已。」萤丸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跟平常很不一样,平常的萤丸十分有元气,但现在的萤丸则有点像看透事实的社会人士。

「好的,我记住了。」得到了建议後,一期一振先回房间看起了台本。

『ズイル你不要太过分了!アオキ也有自己的生活啊!』『ズイル,我们绝交吧。』『アオキ你是说真的吗?』这三句是一期一振要配音的丶属於エスダ这个角色的台词,就像老师说的一样,台词并没有很多,但的确让一期一振感觉到难度,他并没有对任何人生气过,所以突然要他配这种火药味十足的台词,感觉有些天方夜谭。

「ズイル你不要太过......咳丶破音了。」生气的话语调容易偏高,一期一振平常说话幅度并不会差距太大,所以破音对他而言还真的是新的体验,他又重复试了几次,不破音的话力度不够,力度够的话又容易破音,可能是引来了其他人的好奇,所以在他尝试第30次时,有人敲了敲他的房门。

「我从刚刚听你练习到现在,我想你需要吃点东西,6吋火腿堡洋葱多一点。」打开门发现站在门口的,是拿着一袋Subway的鹤丸,不得不承认鹤丸蛮贴心的。

「谢谢你。」他请鹤丸进到房间,顺便倒了一杯水给他,虽然对方带来的是他喜欢的食物,但他现在并没有什麽食欲。

「遇到什麽难题了吗?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鹤丸坐到他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在说着『有什麽问题就跟好兄弟我说说。』一样,一期一振再三考量後,还是跟鹤丸讨论了一下这件事情。

「台本能借我看看吗?」鹤丸指着桌上的台本,徵求到了一期一振的同意,他随意翻了几页後,清了清喉咙。

「ズイル你不要太过分了!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一期一振失败无数次的句子,鹤丸感觉轻轻松松就做到了,而且在他讲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期一振真的有种鹤丸在对他生气的感觉。

「能教教我吗?」他从来不会觉得问别的人技巧是可耻的行为,因为他身边充满着很多例外,就像三日月就比本科生还要优秀许多,现在再加上个鹤丸也不会让一期一振觉得意外。

「可以啊丶我的荣幸,那麽首先你先说说看台词吧。」鹤丸第一个动作是抱住一期一振的腰,让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推开对方,但是动作还没实施,他就用自制力让自己把手放下,鹤丸从来不会做多馀的事情。

「ズイル你不要太......」「停丶你的肚子没有用力,只靠喉咙来配骂句的话很伤的喔,再一次。」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叫停的一期一振很认真地听进了鹤丸的建议,两人重复练习了数次,他决定收回老师都很严格的前言,现在他觉得鹤丸比起所有的老师都还要严格数倍,只要一有破绽就容易被叫停。

「ズイル你不要太过分了!」没有破音力度也足的台词终於从一期一振的口中说了出来,鹤丸也在这时放开了抱着他腰的手,更准确来说是碰着他丹田的手。

「恭喜,终於成功了呢,我就说你可以做到的。」鹤丸拍了拍他的背,顺便倒了一杯温开水给他。

「不好意思,麻烦你陪我在这边练习这麽久。」一杯水喝下去,喉咙终於不再那麽乾涩,一期一振向鹤丸道谢着。

「不用跟我说这种话,对我而言你从来都不是麻烦,因为我乐意,早点睡吧你明天不是早八?」鹤丸恶作剧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後,打开房门回去自己房间了,而他错过了十分难得一见的,摸着头脸有些红的一期一振。

评论

热度(29)